全部
  • (378)

朱元璋怎以“黑吃黑”平息党争

本人新作《大明帝局》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且看中国最后一个汉族王朝两个祖皇帝,为驯化士大夫,下了两盘多大棋。敬请欣赏选节2——        朱元璋怎以“黑吃黑”平息党争 不少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打天下时的朱元璋队伍,主要靠两大地方派支撑:以刘伯温为首的浙东派,李善长为首的淮西派。建国后,这两派各自形成两大党争集团——浙东集团和淮西集团。 而朱元璋是最见不得群臣结党的皇帝,所以用过之后,必千方百计瓦解之。 首先,他...

  • 5
  • 0
  • 0
  • 0
2018.11.19 08:18

谁造就了“犯贱”的明朝士大夫

     2018年11月, 本人与清华大学出版社二度联手,推出新作《大明帝局》。且看中国最后一个汉族王朝两个祖皇帝,为驯化士大夫,下了两盘多大棋。敬请欣赏选节1——                      谁造就了奇异的明朝士大夫   自十余年前中国兴起说史热,明史便成为一门显学,迄今为止,仅关于明朝死因,恐不下百种说法。五花八门的明人明事讲作,围聚了众多明粉,其中不少人以明朝为理想社会,对梦回大明心弛神往。 他们喜爱明朝哪一点呢?...

  • 10
  • 0
  • 1
  • 0
2018.11.16 06:49

一战乃中国隐痛却是日本称霸东方的世界宣言

一战乃中国隐痛却是日本称霸东方的世界宣言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东方两国,一个学的是德意志,一个学的法兰西。两个欧洲榜样,都乃列强。但东方弟子的学习结果却迥异。学德国的,战败了德国。学法国的,却仍然不堪,被东方德意志呼来喝去,与榜样国出现了相反的命运。 1914年7月28一战爆发,此时中国的大总统袁世凯却在煞费苦心地“去新迎旧”、构建皇帝梦,而对面的日本却在一批后生精英的带领下,取得了非凡成果,通过一场战役,...

  • 12
  • 0
  • 0
  • 0
2018.11.13 08:25

为什么说袁世凯是夺国而非窃国

 为什么说袁世凯是夺国而非窃国  1913年初,袁大总统从恭王府搬进了中南海。 这位从清国重臣华丽转身为中华民国正式大总统的能人,虽然使计把中华民国的首都从南京迁到北京,把北京的老恭亲王府设为总统府,但最属意的地方,还是清帝居住的地方。于是,中南海就成了中国第一任正式大总统的官邸。   史料记录,入驻中南海后,袁世凯就很少走出府邸,就连公务也大都在家里办理。显得异常高贵和神秘。他在前宫办公,后宫还住着“一妻...

  • 18
  • 0
  • 1
  • 0
2018.11.07 07:25

内阁之辨:李鸿章和伊藤博文不是类“相”

 内阁之辨:李鸿章和伊藤博文不是类“相” 关于内阁,晚清时的中国人并不感到新鲜,因为这本是中国发明。早在十五世纪初叶,中国就有内阁了。 它的来历是这样的—— 公元14世纪下半叶,中国进入大明王朝统治期。明朝的第一个统治者、明太祖朱元璋在位三十年,是为洪武时代。这个时代中国政治的主要特点是君主高度集权。既然强化君权,则必然要打压士权,士权之首,即为相权。所以朱元璋建国之后,一共任命了四个丞相,看哪个都不顺眼。...

  • 7
  • 0
  • 0
  • 0
2018.11.04 18:51

张之洞的学问怎不如福泽谕吉管用

  张之洞的学问怎不如福泽谕吉管用 晚清中国,在学问上声望最高的官员,既不是科举落榜生袁世凯,也不是一生没留下一本像样著述的李鸿章,而是准状元郎、官至总督的清流领袖张之洞。 政见上,此人既不保守,也不激进。品性上,清廉自律。学问上,著述颇丰。在很多读书人心目中,是官学双丰、时代大师级人物。 就政治派别而言,张之洞总体属于晚清洋务派,他主持的南方,搞洋务比李鸿章主持的北方早。其理论水平也高于李鸿章。以李...

  • 7
  • 0
  • 1
  • 0
2018.11.02 08:16

一战日本不看好北洋军却看好中国劳工

  一战日本不看好北洋军却看好中国劳工 1914年7月28日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执意称帝的袁世凯专心对内,无意参战,怎奈日本政府要求中国必须要站队、表现站在日本一起,所以,在日本的力主下,北洋政府硬着头皮宣布参战。加入了英法美日领衔的协约国一方。 然而,疲于应付内战的中国军阀哪有多余的军力管外面的世界,怎么办? 好在日本及协约国也并没有看上中国军队,并不需要中国军队支援他们,他们看上的,是中国独特人群:劳...

  • 11
  • 0
  • 1
  • 0
2018.10.24 06:54

血祭百日维新:自不助者天不助

       血祭百日维新:自不助者天不助 公元1898年(中国戊戌年)9月20日 ,这是个非常历史时刻。 日本“宪法之父”伊藤博文卸任内阁总理大臣,以私人身份访问大清国,受到光绪皇帝的隆重接见。 此时正是大清风雨欲来之际。一方面,“明定国是、去旧布新”的维新变法如火如荼。另一方面,“祖宗之法不可变”的保守势力磨刀霍霍。 伊藤来访,给中国维新派带来希望。 因为预感到保守势力反扑的他们,没有坐以待毙,想以“里应外合”强力推进...

  • 12
  • 0
  • 0
  • 0
2018.10.17 07:09

辛亥革命107年祭:代价最大的士,是死士

辛亥革命107年祭:代价最大的士,是死士 1911年10月10日,对中国人来说,堪称盘古二次开天地。 因为就在这一天,统治中国268年的部落王朝,和有着2200年之久的中国封建帝制一道,寿终正寝。 回顾这一天它们的死亡过程,可谓猝死。 当然,这猝死不是自动发生的,而是受到外部击打、被一击致命。 这一击就是发生在当晚的武昌首义。     1911年10月10日晚7点,武昌新军工程营传来一声枪响,随后枪声大作。一群臂缠白带的新军向军械库...

  • 15
  • 0
  • 1
  • 0
2018.10.10 08:15

袁世凯何时患上了恐日症

        袁世凯何时患上了恐日症 1894年,大清驻朝鲜总理交涉通商事宜大臣袁世凯已经在汉城住了12年。他肯定没有意识到,自己人生遭遇的这个甲午之年,是他在朝鲜好日子的终结。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不落的威风,何况是一个没落帝国的代表。对手十年前的韬光养晦,十年后就要找回来了。 真正的较量即将开始,袁世凯的天敌马上驾到。 他就是日本新任朝鲜公使大鸟圭介。 大鸟圭介,是近代日本一个响当当的硬朗人物。他1833年出生,...

  • 12
  • 0
  • 1
  • 0
2018.10.08 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