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日本不看好北洋军却看好中国劳工
2018-10-24 06:54:12
  • 0
  • 0
  • 1

  一战日本不看好北洋军却看好中国劳工

1914728日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执意称帝的袁世凯专心对内,无意参战,怎奈日本政府要求中国必须要站队、表现站在日本一起,所以,在日本的力主下,北洋政府硬着头皮宣布参战。加入了英法美日领衔的协约国一方。

然而,疲于应付内战的中国军阀哪有多余的军力管外面的世界,怎么办?

好在日本及协约国也并没有看上中国军队,并不需要中国军队支援他们,他们看上的,是中国独特人群:劳工。

一战日本不看好北洋军却看好中国劳工

有资料称,一战期间,中国政府向欧洲战场派出了14万劳工,也有说超过20万,无论是14万还是20万,这都是不可忽视的一个庞大人群。须知,日本在一战的作为,主要是在中国战场对德作战,参战人数23千人,整个一战中日本在参战国中阵亡人数最少,仅300人,而中国劳工在欧洲战场上漫山遍野,阵亡了足有5000人之多。

为什么协约国及日本对中国劳工情有独钟?

当时日本有个著名政论家,叫德富苏峰,这个德富苏峰在当时日本影响力,相当于梁启超对中国的影响力。

德富苏峰认为,中国不可忽视真实原因是因为有苦力的存在,那些在树下弯着背、把脚踏在石头上的人兽难辨的苦力们,才是使中国恒久屹立在世界上的原因。

他在赴中国《七十八日游记》写到:没有一个李鸿章没有关系,但是没有苦力中国的影响就变成零了。

“在世界列强要被文明病所麻痹的时候,苦力以他们动物般的精力在世界的各个地方发挥作用,对中国来说,这比百万大军还要有力。而且,中国人的生命力和国民精神也在苦力的身上体现了出来,苦力是中国的恩人、救世主,也就是苦力大明神。”

当然,德富苏峰同时指出,中国最便宜的是人命。他们任何时候都能拿物品和人命进行交换,廉价对待人命正是中国能够在世界上形成一个可怕势力的原因之一。

那么,这种中国苦力的成因究竟来自哪里?在于政府还是民众自身呢?

德富苏峰发现,在面对任何灾难时,中国人几乎都是个人主义者。中国人必须靠自己,因为政府指望不上。“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中国人更不依赖政府的了……中国人是独立自主。”在这种“独立自主”背后,是一种深刻的无奈和放弃——“政府就连指甲垢那么一点点关照国民的心都没有”,国民则没有兴趣关注任何与个人无关的公共事务。

德富苏峰甚至为中国劳工打抱不平——“把政府当作了整个国家,以为富政府就是富国,为了富政府,就可以不顾一切地使人民愤怒,使人民痛苦,这样作难道合适吗?”

德富还把日本人和中国人的生命观做了对比:日本人珍惜生命,而且不拘泥于此,不怕死。中国人一边把人命看得不值钱,却又怕死。日本人像男子汉,懂得羞耻,所以强势有力。中国人不像男子汉,不懂得羞耻,无论什么样的事情都干得出来,所以也强势有力。

此番对照,令日本人欣赏中国苦力的真实心态一览无余:不是出于佩服,而是因为他们可以替日本人去干“高贵人”不愿干的活。一战中死了300人的日本,攫取的利益却与英法不相上下,可谓远东最大赢家。而付出5000人生命代价的中国,却处处看要看他们的脸色行事。同样的东方国民,不同的死亡价值,生命承受之轻重,可见一斑。

中国的屈辱成了日本在重建世界新秩序的巴黎和会显耀的资本。巴黎和会上,尽管中国谈判代表表现很出色,但他们背后的段政府有令:一切跟日本人协商后行事。“日主中从”的局面在巴黎和会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一战后的日本与英、法、美、意并列五大国,和会席位5个,是拥有“普遍利益的交战国”,而中国的地位连二等国塞尔维亚都不如,在“个别利益的交战国”中,席位最少,仅有2个。所以,尽管陆徵祥、顾维钧等中国代表费尽口舌,但远东甚至中国的事情还是日本主导,在日本的态度下,只有劳工参战的中国希望得到5个席位的大国请求终归是奢求。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