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攀龙之死:士可杀而不可辱
2018-03-27 07:55:55
  • 0
  • 0
  • 0

    高攀龙之死:士可杀不可辱

魏忠贤以为,高攀龙是文人,会像六君子那样束手就擒,但是这一次他想错了请欣赏本人新作《东林沉浮》选16     

东林六君子死后,魏忠贤并未就此罢手,仁慈和适可而止不是他性格。大规模的清算还在后头。

天启六年二月即公元16263月,魏忠贤对东林党最高层下手了——下令逮捕东林党二代核心、前左都御史高攀龙。

高攀龙之死:士可杀而不可辱

高攀龙,江苏无锡人,顾宪成老乡。他从小喜读书,非常懂礼节。六岁开始读书,十二岁学写八股文,二十一岁中举,万历十七年进士。与清流三老前辈一样,他的仕途也很不顺,初为行人司行人,执掌传圣旨、行册封等礼仪性的事务,因为上书说了几句皇上不大爱听的话,被贬到地方基层工作,又逢丧父,于是回家守孝,一守三十年。也就是说,朝廷三十年没有用他。清闲在家的高攀龙阅读了大量藏书,达到了很深境界——半日读书、半日静坐,修身养性,三十年从未间断。闻听顾宪成在家乡东林书院讲学,他慨然相助来奔,后成为东林党第二代领袖。

这位东林党魁,在位时处处为难魏忠贤。魏忠贤手下干将崔呈秀曾吃过高攀龙大亏。高攀龙任都察院左都御史时,曾上《纠劾贪污御史疏》,弹劾御史崔呈秀,疏中揭露崔呈秀在巡按淮扬地区时贪赃枉法、铺张浪费。吏部尚书赵南星经复查认为事实确凿,提请将崔呈秀戍边,崔呈秀连夜抱魏忠贤大腿拜码头,才逃过一劫,所以对高攀龙他最是痛恨,不杀不足以解心头之恨。

此时高攀龙已归乡。自天启四年即公元16249月叶向高去职之后,原本就有些飘忽的政治平衡迅速打破。失去叶向高的东林党阵营,很快走向风烛残年。东林党人的灭顶之灾就此拉开了帷幕——10月,吏左都御史高攀龙即被罢免。回到东林的发祥地——无锡东林书院。

他本以为后半生可以做个远离庙堂的学者。但是这却低估了政敌的心黑程度。

抓他的人都以为,高攀龙是文人,会像六君子那样束手就擒,但是这一次他们想错了

高攀龙在家乡无锡得知消息后,先去无锡南祠拜谒先贤,写文道别。然后回家,与两位学生及一位弟弟饮酒于后花园中的水上木屋,算是诀别。到晚上,便给皇上写下《遗表》,然后整好衣冠,自沉水池。他的《遗表》称:

 “臣虽削夺,旧为大臣。大臣受辱,则辱国。”我虽然没有大臣身份了,但毕竟曾经是大臣。辱大臣就是辱国,为避免受辱,我先走一步了。

据史书记载,他死时,竟然站立在水中,“左手护心,右手傍岸,衣履整齐,污泥不沾身,滴水不入腹。数日成殓,面色如生。”

我们知道,大凡投水自尽的人,腹腔里要涨满水,身体要留有在水中挣扎留下污泥等迹像。而高攀龙没有这些迹象,栩栩如生,这样死法颇为神奇,或许只是民间美化英雄的一种传说。

高攀龙这番举动,确实真正实现了“士可杀而不可辱”。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