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官毓贤为什么比贪官还可恶
2017-09-04 08:35:18
  • 0
  • 0
  • 0
清华大学出版社推出的本人新作《长进:中外史上的30条血训》选10:《 草民岂知青天心,权力终为权源谋》——

清官毓贤为什么比贪官还可恶

1901222日,晚清一个二品大员在流放新疆行至甘肃兰州时,被朝廷追加刑罚,就地正法。此事激起民间强烈反响。不少百姓为之叫屈。史料《梵天庐丛录》记载:在这个官员押赴刑场前,很多人张贴告示,主动组织起来向朝廷请命,要求刀下留人、对此人免死。理由是:他是清官。

清官毓贤为什么比贪官还可恶

这个人是谁?他就是清朝山西巡抚毓贤。

毓贤,字佐臣,满洲八旗子弟,“捐监生”,“纳赀知府”。

什么是“捐监生”,说白了,就是花钱买个当官资质,进了国家最高学府国子监。一般捐官的人,大多是书读得不行,科举正道无望,毓贤想必也是这样一个人,文化功底比较浅。

那么,什么是“纳赀知府”呢?因为“捐监生”,只是获得了当官的资质,要想当上官,还要有实缺。所以得继续捐继续买,“纳赀知府”就是花钱买到一个知府的实缺。

这是件很荒唐很有趣的事,一个花钱买官的人,后来竟以清官美名立世。那么他买官的钱从而来呢,为当官花出去的钱怎么挣回来,又拿什么升官呢?

毓贤顾不上向人回答这些疑问,反正他总无时不刻以清官自居。

关于毓贤的清廉,主要表现形式就是自我表白。而民间认定此人是清官,是因为有这么一件事——

据晚清官员学者许指严的历史笔记《十叶野闻》一书记载:1900年,中国发生了庚子之变,义和团“扶清灭洋”,大闹教堂使馆,引起八国联军攻入北京。事情闹大的消息传到山西后,急于避祸的山西行政长官毓贤要遣散本地义和团。义和团首领答应解散,但是驱散也是需要费用的。于是他们提出,是否可以给予一定的“遣散之资”,从而“令兄弟辈各寻生活”。也就是伸手向父母官要路费和生活补贴。

听到这里,毓贤神情凝重地告诉他们:“吾服官以来,清刚自矢,别无藏镪余财,可以为诸英豪壮行色。无已,吾惟有敝衣数箱,尔辈向质库取银,作川资何如?”毓贤这段话的意思是说,我倒是想给各位英雄拿钱,但我为官两袖清风,一贫如洗,现在就剩点破衣服,不行你们就拿到典当行去,换几个盘缠钱吧。

说完,毓贤还令人打开随着携带的箱子,“命从者出箱示之,皆破烂不堪衣着之物”。箱子里边果然全是破烂衣服,能换几个钱?

看到堂堂巡抚这般“贫困”,那些义和团首领被深深感动,不由得赞叹:“公真清官也。” 你真是个大清官啊!

于是,毓贤的清官美名就此远播四海。

感动了义和团的毓贤不仅以清官的面目处事,而且还时刻抒发迎合传统观念的清官价值观。作为大清封疆大吏,他曾老调重弹 “三不主义”,即:“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命”。

可笑的是,他的“三不主义”最后还真做到了,但却是“被做到”的:要钱不能,做官不成,要命不行。

毓贤的官是从山东做起的。他做的第一个地方官,是曹州知府。

一开始用钱买到知府实缺的毓贤,可能是尝到了当官的甜头,慢慢知府这个职务做着做着就不满足,于是继续想当更大的官:封疆大吏。要想当这么大的官,光靠钱还不行,还要拿出一定的政绩,毓贤是怎么表现政绩的呢?

一个字:杀。

毓贤不是公认的清官,却是个公认的酷吏。他所辖山东诸县,匪盗成患,而他治理的手段就是杀。他的滥杀与滥刑令人发指。为了震慑盗匪,他发明了很多酷刑,其中最吓人的是“站木笼”:衙门前置木笼12架,每架木笼内壁布满铁钉,把人吊在木笼内,再在人脚下垫几块砖,似踏非踏。这样,人在笼内不能动弹,稍有动弹,肉体就被刺得鲜血淋漓;当人踏到砖时,马上抽去一块,直至把人吊死为止。惨死在木笼内的人几乎天天都有。

老话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但到了毓贤这里,不好使了。他杀人不用偿命。因为他是以王法的名义杀人。由于草菅人命,毓贤在任上博得了一个官场外号:屠户。但这个屠户却因为“剿匪有功”步步高升,官场十年,他的官越做越大,由知府做到按察使、布政使,直至做到了封疆大吏:山东巡抚。

那么,毓贤剿匪,到底是功还是过呢?

还是自己人了解自己。毓贤同僚、《十叶野闻》作者许指严,对于毓贤的治盗之举如此评论:毓贤“盖自山东知府以至巡抚,以能治盗为名,名为治盗,实殃民也”。

许指严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毓贤所谓的治盗,不是造福百姓,而是给百姓造孽。许指严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毓贤的治盗,名为治盗,实为滥杀。他说谁是匪谁就是匪,无需证据和严格审判程序,百姓的命,在他那儿视同草芥。说到底,他这不是治盗,而是立威,用人头捞政绩,令当地百姓人人自危。

到了庚子年,在朝廷守旧派的诱导下,民间排外情绪强烈,兴起义和拳。“清官”大多是守旧的,毓贤自然是旧党一员,他发现民心可用,于是开始利用“盗匪”的反洋情绪做大自己。作为山东巡抚,他开始纵容昔日被他绞杀“拳匪”,杀人放火,“义和拳”改称“义和团”,就是他的主意,以便令之“合法化”。在义和团运动越闹越大时,他极力主张清廷扶持义和团,并向11国宣战。

对于扶持义和团,许指严这么评论毓贤的转变:“毓私喜盗众之畏己也,而又利其仇洋之可张己声威也,乃亦大变其面目,举前之斥为化外者,不惜一转移而奖之为义民”。这话大意是:毓贤很受用盗匪对自己的惧怕,所以想利用这帮人壮大自己的声势。把盗匪拔高为义民,一者可以体现自己教化有方,二者可以爱国的名义转移视线,逃避对他滥杀的追查。

许指严看得丝毫不差。毓贤升任山东巡抚后,曾洋洋得意自白他与“义和团”的关系:“义和团魁首之二,一为鉴帅(前任山东巡抚李秉衡),一即我是也”。说义和团有两个带头大哥,一个是我的前任李秉衡,另一个就是我毓贤。

因为“教化义民有方”,1900年,清政府调任毓贤为山西巡抚。这个屠户,祸害完东边又来祸害西边了。毓贤任山西巡抚之后,把那些像他当初任知府时期视“拳”为“匪”的州县官大加痛斥,说他们就是“新时期”的义民。他大力发动群众,热情接待无业游民,给他们接济钱粮,并发给他们刻有“毓”字的钢刀,以练拳术。一时之间,群相奔告,山西出了一个“好官”。投奔之人络绎不绝。乃至巡抚衙门应接不暇,各地州县官叫苦不迭,经费不足。没钱没粮怎么办?“清官”毓贤的智慧是:抢!他指令各地“义民”,对洋人教堂和国内教民进行打砸抢,并给予一套成熟的分赃“激励机制”。凡获得中国教民、外国教士财产者,六成私分,四成上缴“公费”。于是,一时间山西狼烟四起,抢劫杀人合法化。

各类近代史研究著作都揭示,毓贤所辖的山西是当时劫杀中国教民最为如火如荼的地方。前后数千名中国教民死于抢掠之中。

事实证明,这个“毓青天”,对内极尽残忍,对外极度仇视。但是在具体行动上,他却“内外有别”。虽然对洋人,他一直以鹰派立世,喊打喊杀。但实际上真跟洋人对垒,他却失去了对内般的底气,体现的是懦夫之态。

史料显示,当义和团导致了八国联军的武装干预后,毓贤一再上书表示,愿意保护中央,随时率领义和团“勤王”。但当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朝廷 “勤王”令下达时,毓贤却做起了缩头乌龟,回复朝廷:山西父老不让我走,这里更需要我。

毓贤的这副嘴脸,连他的主子也看不下去了。八国联军攻破了北京,慈禧挟光绪西窜,他们逃出京城、途经山西太原府,没有接见毓贤这个山西最高行政长官。近代史中关于慈禧在太原府逗留期间的任何记载,都与山西巡抚毓贤无涉,这就是说,慈禧拒绝“见毓”,要抛弃这个“屠夫”了。

清廷失败逃离京城的结局,使得毓贤看到了自己败露真面目的后果。于是,他不得不安排后路。他把山西的义和团首领召集到跟前,这样对所属“团总”说:山西境内已经没了洋人,你们可以去天津、山东一带发展了。义和团大师兄听巡抚话中有话,这是卸磨杀驴,要打发他们,于是便要求发放遣散费。毓贤于是说了本节开头那段著名的自我标榜语录,博得了不明真相的民众之清官赞誉。

但是毓贤机关算尽,并没有逃脱死亡追杀。

八国联军控制北京后,列出一串治罪黑名单,毓贤被指认为义和团祸首。清廷也正好需要这样一个垫背,宣布将毓贤革职、发配新疆。1901222日,毓贤在流放新疆行至甘肃兰州时,被清政府追加处罚,于兰州就地正法。毓贤临死前还没忘记表演,他自作挽联:“臣罪当诛,臣志无他,念小子生死光明,不以终沉三字狱。君恩我负,君忧谁解,愿诸公转旋补救,切须早慰两宫心。”

挽联既透露出他不甘心死去,又表现出对主子杀自己的无限茫然。

想想也是,这个“毓青天”,除了命不能给,无时不刻不为主子着想。就在他在山东被朝廷免职的时刻,还念念不忘为清廷斩草除根免除后患,下令在济南杀害了已被诱捕的山东义和团首领朱红灯和本明和尚。这番表现,应该算得上是朝廷一条比较忠实的奴才。

但是,这个杀人无数又被主子杀的屠夫,其最终下场终于证明了什么叫“里外不是人”。所谓“里外不是人”,在他这里的正解就是“根本不算人”,且遑论什么好人坏人了。

毫无疑问,怀有屠夫心肠且倒行逆施的毓贤是中国“恶清官”的典型标本,可叹为他鸣冤叫屈的百姓,始终都没看清这个“青天”。

当时只有极少几个民间人士,对毓贤嗤之以鼻。比如民间著名历史学者、《老残游记》作者刘鹗,就对毓贤不以为然。他认为这个清官比贪官还可恶:“赃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盖赃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为非,清官则自以为不要钱,何所不可?刚愎自用,小则杀人,大则误国”。

刘鹗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贪官可恨,清官更可恨。因为贪官有道德污点不敢公然做坏事,而清官往往打着道德的旗号无恶不作。因为宣扬不要钱,他们啥都敢干,这样的人,小则草菅人命,大则祸国殃民。

 很少像刘鹗这样认清清官的真面目。

天下苍生,只要掰开这个理,就不大会被清官所骗:

权力只为权力源服务。

对于这个理,毓贤心里倒明白得很。他知道自己的权力是谁给的,而百姓只不过是猪羊,用之杀之全看给他权力的主子需要。

     清官比贪官更可恶,说的就是毓贤这样的人。   


         更多内容请看本人新作《长进:中外史上的30条血训》。本书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倾力推出,现已开始预售,所有网上书店均可订购。

当当网购http://product.dangdang.com/25138509.html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