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国为何从不称霸世界?
2017-08-07 08:01:20
  • 0
  • 0
  • 0


          古代中国为何从不称霸世界?


纵观中华五千年历史,除了“华夷之变”式的江山易主,以及盛唐百年辉煌,中华几乎从未有效统治过外部世界。这说明:中原王道为中国君主们设定的是“圈中狼”塑形。作为“圈中狼”,中国君主对世界的想法着实有限。所谓“中华帝国”,不过是限制级的“克己复礼”。中国对世界既无吞吐之志,也无统治之愿,最大的“想法”是“宗主国”。

古代中国为何从不称霸世界?

为什么会确立这种“世界观”呢?

受传统地理观“中土居中,瀛海四环”影响外,中国帝王确立的是“中式宗主观”——中国君主作为天的儿子受命于天,除了领有中土直接统治外,天下的其它地方也全归他统驭和教化,是为天下共主。但自汉武帝推崇“天子论”后,虽然在政治上强化了“中式宗主观”,但接下来的儒家“尊王攘夷”、“怀柔远人”、“尚德抑武”之经,配合的则是官僚政治,为中国确立的是“内向”而非“外向”的志向——统而不治,“不干涉他国内政”。

如此以来,就“自律”了大国扩张的手脚。 对藩属国的内政与外交不干涉,这一点铸就中国难以成为领袖国。翻看世界风云,哪个大国威信不是靠“干涉他国内政”建立起来的,你连他国政治都不敢影响,还能有什么深刻影响?发挥什么关键作用?

    未受儒教“仁道”洗礼的汉以前的“中国外交”不是这个样子。虽是国中之国,但春秋战国时期,无论是“五霸”还是“七雄”,都是以“干涉他国内政”为常事的。而受了儒教后,孔孟“仁”“义”“礼”成为中国外交主旋律,儒教强调大国要对小国施之以礼,不欺压和威胁小国的生存,因而中国皇帝对外奉行“怀柔远人”“尚德抑武”,以道德感化外邦,来表达自己仁慈的胸怀。

中国的这种“大同”政治理想,其实质既不是征服世界的“领袖国”,也非实质意义上的“帝国”,而是 “宗主——藩属”独联体。“不治夷狄”是中国君主的传统观念,“统而不治”、“抚而不治”是为常用手段。

中国君主希望通过德化外交,求得藩国的对宗主国的感化,从而实现大同理想。这种手段基本上是感化的产物,夷狄不会感激大于恐惧,没有政治上的介入,也不会真正与中国融为一体。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