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最短命皇帝是明君还是酒色之徒
2018-02-09 08:46:00
  • 0
  • 0
  • 0

 本人新作《东林沉浮》由中央电视台与中国出版集团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联合出品,现已全面上市,敬请欣赏选节7——

明朝最短命皇帝是明君还是酒色之徒

公元1620年即万历四十八年八月,统治中国长达半个世纪的慵懒皇帝朱翊钧驾鹤西去。掏空大明的万历时代终于结束了。

明朝最短命皇帝是明君还是酒色之徒

老皇帝死后,熬了二十年的太子朱常洛,终于熬到了接班这一时刻,马上继位,不久改年号为泰昌。朱常洛就是泰昌帝、明光宗。

我们应该承认,朱常洛在即位之初,是想做一个有为之君的,起码他有这个意愿。何以见得呢?

在继位的第一周,他就干了三件漂亮的事。

老话说得好,新官上任三把火,而这个新皇帝上任呢,也烧了三把火,朱常洛烧了哪三把火呢?

第一件事:发饷。我们知道,朱常洛老爹万历皇帝是个比较抠门的皇帝,他善于敛财,搞苛捐杂税捞了不少钱,皇宫内存了大量银两,但他不善于散财,舍不得把钱下发给属下,乃至辽东前线战士,都经常出现欠饷的苦情。所以前线士气比较低落,而朱常洛和他老爹不一样,他即位之初,就下令发内帑160万两。什么是内帑呢?我在前面提过,就是皇家库银,皇帝私房钱。朱常洛吩咐,拿出160万两的皇家库银,分发给前线战士,拖欠的工资和奖金一块儿发了,所以辽东战士士气大振,确实鼓舞了军心。这是第一把火,发饷。

那第二把火是什么呢?减赋。

关于这事,前面我也讲过。万历皇帝统治的中后期,大搞横征暴敛,税收负担非常严重。为了加大税收力度,这个万历皇帝在内宫选了很多太监派到民间和地方去,当矿监和税监,加强对矿山工厂和民间的盘剥力度,搞的是民怨沸腾,地方政府也非常不满,与他们夺食嘛。而这个朱常洛继位之后,就宣布撤回所有的矿监税监,给民间和地方政府减负。

第三把火是什么呢?招贤。在万历末期,处罚了很多言事的大臣,特别是此前争国本的时候处罚了很多言官,这些言官不少是东林系大臣,而朱常洛继位之后就宣布,将这些被处罚的大臣陆续召回,委以重任。其中就有东林老臣邹元标、高攀龙、赵南星这些人,他们陆续回朝,而且回到权力中心。

朱常洛烧了这三把大火,令已经活了二百五十多年的老迈大明王朝,一度出现了政治春天的迹象,有点革故鼎新的意思。那么东林大臣摩拳擦掌,准备跟着这位明光宗朱常洛大干一番,修齐治平、光宗耀祖。但是,事情的发展却出人意料,这位泰昌帝登基仅仅一个月,就出了变故,突然搬家了。

搬哪去了?北京十三陵,而且是永久居住——他突然死亡了!

这个朱常洛即位时年龄39岁,死时也是这个年龄,即便按照古人年龄测算,39岁也不是个自然死亡的年龄。显然,他是英年早逝,死亡出人意外。

那么,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呢?为什么仅仅当了三十天皇帝,就寿终正寝了呢?

提起此事,又涉及一起惊天大案——史称“红丸案”。

什么是“红丸”?顾名思义,就是红色药丸。也就是说泰昌帝朱常洛的死亡,和两粒红色药丸有关。

说到这里,我们必须先交代一下,中国皇帝的一个偏好。

什么偏好呢?药迷。和药特别亲。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自古以来中国皇帝们,无不在意自己的身体。在身体方面,他们所担心的无非是两件事,一是能否长生不老,能不能永远当皇帝不死,这是他们的一个愿望。二是能否夜夜当新郎不累,能不能天天洞房花烛夜而不觉疲惫。但是这两件事,都是有点可望不可及,靠自己是难以完成的,心有余力不足。所以往往要靠外来的东西来辅助。

主要依靠外来的什么东西呢?那就是补药。

这个泰昌帝朱常洛也不例外,他十分迷信补药。史料显示,这位朱常洛是一位特别喜欢服药的皇帝,从登上皇储之位开始,他的药就不能停了。

那么,具体说来,“红丸案”是怎么一回事呢?

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朱常洛早年身体不好,一副瘦骨嶙峋病怏怏的样子,长大之后还是这副样子,但是与他的这个身体状况成反比的是,朱常洛对女人的兴趣却出奇地旺盛。在没当皇帝的时候条件有限,但是当了皇帝之后,条件一下子就放开了。朱常洛继位之后放开了七情六欲,纵情声色,而他身边的人不仅没人规劝他节制:领导要注意身体啦,反而投其所好,变着法去讨好他,给他找女人找春药。尤其是那位郑贵妃,自从朱常洛登基之后,她就彻底变了。像换了个人似的,对这个新皇帝特别地好,怎么个好法呢?

清代学者李逊之的《泰昌朝记事》曾这样记录:“上体素弱,郑贵妃复饰美女以进。一日退朝,升座内宴,以女乐承应。是夜,连幸数人,圣容顿减。

说郑贵妃每天都要选七八个美女,送给这位新皇帝朱常洛,而且不重样的,这可把朱常洛忙坏了,以前当太子的时候,可没这么多没这么新鲜的女人,供他享用,所以抖擞精神享用不尽,结果很快就病倒了。

你想,一个人浑身是铁能打几根钉子啊,何况是朱常洛这个小身板,所以很快就累倒了。

按照今天的话来说,朱常洛这个病属于房老症,它不是绝症,不是非死不可的病,如果稍加调理,慢慢调理慢慢休息,它是可以治好的。而朱常洛身边的太医,他也不是吃素的,他也明白这一点,所以给皇帝开了一些药,慢慢调理的药。

可是,正应了现在流行语了:NOzuoNOdie,人不作死他不会死。这泰昌帝到了这般时候了,还想早日回到美丽的花丛当中呢,他吃了几天太医的药不见好。这是当然的了,因为太医给的药,都是慢慢调理的药,不可能几天就能吃好,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嘛。泰昌帝不顾这个理儿,嫌慢,干脆不吃太医的药了,吩咐手下,赶紧给我找神医上猛药,来疗效快的,所以属下就开始疯狂地为皇帝找医找药,而就在这个时候呢,神医在朱常洛身边出现了。

此人名唤崔文升,他是掌管御药房的太监,据说他是郑贵妃的人,以前是内侍太监出身。那么从资历上来讲,这个崔文升充其量他是个药剂师,不是正规医,没有下药资格、给人看病资格。但是不管那么多,崔文升听说皇帝要寻找神医好药,要找疗效快的药,自告奋勇说,我来给皇帝下一副药,立竿见影。

那么崔文升给皇帝下了一副什么药呢?疗效如何呢?

《明史纪事本末》记载:“崔文升下通利药,上一昼夜三四十起,支离床褥间。”说这个崔大夫,给皇帝下了一副通利药,什么是通利药?就是现在我们俗称的大黄,比较常见的泻药。崔文升下的这个剂量非常大,泰昌帝吃下之后,一晚上就要上三四十次厕所,最后泻垮了。彻底起不了床。

我们想想也应该是这番道理,这个朱常洛先纵欲、吃上火的春药,之后再服了大剂量的泻药,冰火两重天。怎受得了?能不趴下吗?

皇帝病倒了,彻底上不了朝了,这让东林大臣忧心忡忡。

常言道“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此时的朱常洛,已经被崔文升的泻药搞得奄奄一息,托孤大臣安排自己的后事。但是,从理论上讲,他的病并非绝症,如果此时不再乱用药,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但是,泰昌帝的下步举动,再次应了现代流行语:NOzuoNOdie。他嘴上虽然说着明白话,但内心却还抑制不住对补药的渴望。而且,渴望的不是一般的补药,而是起死回生的仙药。

说到这里,我们必须要提下一下明朝皇帝的另一个偏好,他们不仅偏爱补药,而且在补药之中,还迷信“仙人仙药”。自大明建国以来,皇宫就滋长了一种风气:寻仙问药。从太祖朱元璋到嘉靖、万历,明朝皇帝重赏了无数炼制仙药的“仙人”。其中不少民间庸医、药贩子装扮成得道仙人模样,拿着自己胡乱制造的草药,包装成秘方仙药,给皇帝献药。一旦皇帝恰好吃对劲了,药贩子就会得到重赏,甚至加官进爵。

受家风影响,这个泰昌帝朱常洛也不例外,迷信仙药。他不相信“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的常识,而笃信世上真有包治百病一吃就好的灵丹妙药。所以,奄奄一息之际,仍拼命催促身边人下去寻仙问药。

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泰昌帝托孤后的第三天,八月二十九日,仙人仙药又出现了。

鸿胪寺丞李可灼进献两粒红丸。鸿胪寺是大明王朝对外接待的一个礼仪机构。这个李可灼五十多岁,虽然是个政府官员,却打扮的和得道仙人一般,经常做仙人状。当着大臣和皇帝的面,他非常神秘地掏出两粒红丸,说这两粒红丸是两粒仙药,是一个得道仙人送给我,我一直没舍得吃,据说这个药材采自神府仙境,包治百病、能起死回生。

对李可灼的这番忽悠,身边大臣有清醒的,不信。不让皇帝乱吃药,此药来历不明、怎么能吃呢?而泰昌皇帝呢,此时已经被崔大夫的泻药折腾得奄奄一息了,都安排后事了,所以他带着求生的渴望,还是坚持要试一试。

皇帝说什么都要吃,那就吃一粒吧,于是泰昌皇帝就服下了一粒红丸。起初还是比较谨慎的,两粒红丸他就吃了一粒。吃下之后呢,立刻有了精神。泰昌皇帝非常兴奋,又连连夸奖李可灼,说:忠臣、大大的忠臣。那李可灼在皇帝表扬之下还比较冷静,没有被冲昏头脑。说圣上啊,这个药药劲比较大,第二粒红丸最好您三天之后再吃。

而这位泰昌皇帝急脾气,迫不及待,当天下午他又吃下了第二粒,谁也拦不住。第二天清晨即九月初一五更,内侍太监试着招呼皇帝起床,发现皇帝已经永远起不来了,永远睡着了。朱常洛浑身冰凉、已经归天。

那么,这一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呢?皇帝服用李可灼的那颗红丸,到底是什么成分呢?

据后来《明实录》记载披露,李可灼的这两颗红丸并不神秘,它就是女孩初潮的经水,加上一些大补药材炼制而成的,说白了就是皇家御用的春药,嘉靖年间曾经大量生产过,一般人吃了,上点火也不至于吃死。但是,此时给泻火的人使用这药可是犯了大忌。你想啊,哪有一边泻火一边恶补的道理,冰火两重天,还不得折腾死么。

皇帝吃药吃死了,这到底是谁的错?

当时朝堂之上分歧严重,以首辅方从哲为首的浙党等大臣认为,没人故意加害皇帝,此事不宜深究,大家都是好心。而东林大臣认为,此事崔文升、李可灼别有用心,难逃干系。这些东林大臣们说,你李可灼不是什么医官啊,凭什么敢给皇帝下药啊,你是不是想谋害皇帝啊,罪不容诛。

东林重臣、礼部尚书孙慎行甚至把矛头指向了首辅方从哲。

此时的孙慎行,在朝堂已是元老级人物,颇具话语权。他对方从哲的做法非常看不惯,说“从哲纵无弑君之心,却有弑君之罪",说你方从哲身为首辅大臣,这一切的事情都在你眼皮地底下发生了,你即使没有杀害君主之心,但是却有杀害君主之罪,罪责难逃。

然而,关于这起“红丸案”,我认为关键因素,还在朱常洛本人。没有任何史料能证明,是有人把药灌进皇帝嘴里的,这个嗑药是朱常洛自愿的,一个皇帝哭着喊着要吃药,谁拿他有办法呢,谁拿他也没办法。总而言之,泰昌帝朱常洛,这是个不争气的领导。不算是个明君,东林人对他的明君描述,有些单相思了。自古伟大政治家都会懂得克制、洁身自好,不会像他那样贪恋酒色、玩物丧志。他的死未必是两粒红色药丸的功力,但说那两粒红丸是压倒朱常洛这匹瘦骆驼的最后两颗稻草,可能比较客观。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