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党整人很专业炮制东林六君受贿
2018-03-20 07:22:16
  • 0
  • 0
  • 0

为了用赃款赃物,名正言顺地将东林党人扳倒,魏党想出了怎样毒计?请欣赏本人新作《东林沉浮》选14 

  魏党整人很专业炮制东林六君受贿

天启五年,东林人与阉党的决战形势,已发生了逆转。

得到天启皇帝支持的阉党,完成了战略防御和战略相持,开始转入战略大反攻。

魏党整人很专业炮制东林六君受贿

魏忠贤对东林党人使出了绝命一招:栽赃。

第一次反攻,他打击面没有太广,而是选择了六个东林人下手,这六个人就是著名的东林六君子:杨涟、左光斗、袁化中、魏大中、周朝瑞、顾大章。为什么魏忠贤选择这六个人下手呢?

一是因为他们站在了反阉斗争最前沿,二是因为他们的官职相对较小,不是内阁中的绝对大员,可以起到敲山震虎作用,杀鸡儆猴。

魏忠贤对东林六君子恨得牙根疼,这六个人都是想要他命的人,杨左联合上疏弹劾他二十四宗罪,宗宗要命,而袁化中积极参与、跟进揭发阉党恶行,周朝瑞数次著文,抨击乱政阉党集团,顾大章横眉冷对阉党一伙人,魏大中在杨涟疏劾魏忠贤时跟进上疏《击逆珰疏》,弹劾大学士魏广微与魏忠贤狼狈为奸,所以他们都是阉党的死敌、眼中钉肉中刺。如今阉党形势反转,终于得到报复机会了。

当然,即使是皇帝,杀人也是要有理由的,何况代理皇帝?

从何下手呢?

魏忠贤苦思冥想寻找突破口。

起初,他是想从移宫案入手、翻案移宫案,扳倒东林人。但是,手下人有人献策了,不妥。《明史》记载,魏忠贤的一个手下,给魏忠贤献出一计,说“彼但坐移宫罪,则无赃可指,不如坐纳熊廷弼贿,则封疆事重,杀之有名。”

这句话什么意思呢,说你拿移宫案来说事,力度不大,因为这里边,没有什么经济问题可挖,没有赃款赃物,砸不死东林党人,不如拿熊廷弼那个辽案来说事,因为那里有赃款赃物,可以名正言顺地将东林党人扳倒、搞死。

用赃款砸死对手,此计真是够毒,那么这个献计的人是谁呢?

史书记载是“承要人指”。其实,这个“要人”并不神秘,他就是此前因为品行不端而被东林内阁踢出来的徐大化。徐大化自投靠魏忠贤后,非常卖力,曾推荐很多“遭东林迫害”的官员给魏忠贤,因为“统战有功”,徐大化官运亨通,被魏忠贤一路提拔,最高做到工部尚书。

徐大化的这条毒计让魏忠贤再次得到启发了,就从“辽案”下手。

什么是“辽案”?

“辽”就是辽东,这起大案是涉及辽东边关的一起大案。

“辽案”的主角是抗清名将熊廷弼。

熊廷弼,大明江夏人,江夏就是现在的湖北武汉。他是进士出身、文武全才、非常干练。在万历年间他曾任辽东巡按,在辽东边关屡立战功,但是这个人性格非常孤傲,不善于和同僚合作,所以,因为性格原因几起几落。

天启元年即公元1621年,辽东局势吃紧。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国,反攻大明,大明辽东主帅战死。努尔哈赤夺取沈阳、辽阳两大重镇,辽河以东大小七十余城,尽降努尔哈赤的后金军。

熊廷弼可谓临危受命,在东林老臣、大学士刘一燝的提议下,朝廷决定重新起用熊廷弼。熊廷弼再次得到重用,任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经略辽东。

本来,熊廷弼是有能力收拾旧河山的。但是朝廷又给辽东派来一个人,彻底搞乱了局势。他就是广宁巡抚王化贞。

王化贞,山东诸城人,万历四十一年进士,任户部主事。他本是倾向东林的内阁首辅叶向高的弟子。所以早先也加入东林系,但后来见东林大事不妙,就背叛东林投奔阉党。可见人品极成问题。

 要命的还是不他的人品,而是他的能力。作为一个辽东的行政长官,不懂军事还喜欢瞎指挥。

我们知道,在大明王朝,“经略”是一个地方的军事最高长官,相当于后来清朝的“总督”,而“巡抚”则只是地方的行政最高长官,其地位逊于“经略”,用现在的话来说,一个是战区司令,另一个是省长,这省长不应该拥有军队指挥权。但这个既无帅权又无帅才的王化贞,却偏偏喜欢对军中事指手划脚,不听熊廷弼节制,处处与他对抗。

那么,熊廷弼当然也不是软柿子,脾气火爆,于是辽东一把手和二把手就起了内讧,双方争执不休。两人的争执焦点,主要是对后金采取何种应对之策,是偏攻还是偏守。王化贞知道朝廷太需要辽东的胜利了,所以根本不顾前线的具体情况,一味迎合朝廷的意思,主张不切实际的进攻。这与熊廷弼的稳扎稳打战略大相径庭,熊廷弼自然不能同意,不配合王化贞的进攻谋划。二人的争执传到了朝廷,当时朝廷上下几乎是一致支持王化贞的进攻。要求王化贞不受熊廷弼节制,而王化贞也上书朝廷,继续请命,扬言只需六万人马就能荡平辽东。于是,军事主导权转到了王化贞那里,熊廷弼基本歇菜。

在朝廷的支持下,王化贞率广宁官军6万余人,对后金军发动猛攻,结果先后5次出击铩羽而归。天启2年正月,战局发生巨变,后金由守转攻。努尔哈赤趁大明过年之际,组织部队突然反攻,西渡辽河,一举攻破西平堡,并击败明朝援军,差点生擒王化贞,幸亏王化贞在部将的保护下,仓皇逃出了广宁。至大凌河畔,王化贞遇到了熊廷弼,禁不住失声而哭。

被架空军事指挥权的熊廷弼,在这次战役前,也被迫由山海关移镇广宁前线,但却无法发号施令。在这次战役前,他多次要求朝廷节制王化贞,不要贸然行事,但急功近利的朝廷和王化贞根本听不进去。事到如今,熊廷弼也无回天之力。明军就此全线撤入山海关。

此役之败,使辽河以西包括广宁在内的40余城尽入后金之手。

广宁失守对明朝的打击是致命的,广宁,也就是今天的辽宁省锦州北镇市,当时是大明东北军事重镇,大明驻东北最高军政机关——辽东都指挥司所在地。这场战役把大明王朝的东北省会给整丟了,等于东北彻底沦陷,失败的消息传到北京,京师大震。天启皇帝非常震怒。下令捉拿熊廷弼、王化贞,二人一起被逮入狱。

被投送大牢的熊廷弼,不甘心也不服气。他认为是同僚拆台,才招致惨败,罪不在自己,所以上疏为自己开脱。

在处理熊廷弼的问题上,当时执政的东林党人分成了两派,一派是以叶向高为首的,主张不保熊廷弼,严惩不贷。另一伙是以杨链左光斗为代表的,主张保熊。由于东林党内部两派,在保熊的问题上争议不断,所以辽案迟迟不能结案,一拖就是两年。两年之后,阉党和东林党的决战开始了,把熊廷弼撂在一边了。于是熊廷弼就耐不住寂寞,为求自保居然是找人行贿了,保自己出去。

  一开始他找的是内室路线、宦官路线。托中间人找魏忠贤为自己开脱,魏忠贤跟熊廷弼本来没什么过节,于是满口答应下来,拿四万两银子保你出去,但是这个熊廷弼找的中间人环节太多,层层加码,四万两银子到了熊廷弼那里,变成了十万两,这熊廷弼一听,魏忠贤开口就十万两,天文数字拿不出来,于是就转向内阁大臣,向东林党人求救。

魏忠贤钱没挣着,又看着熊廷弼向自己的政敌求救,非常气恼。但当他听说熊廷弼行贿找的说情人是汪文言时,又转怒为喜了。因为这个汪文言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东林党人,就这样,一出东林党人受贿的窝案,就适时地被设计出台了。

天启五年初,魏忠贤吩咐锦衣卫出击,以涉嫌受贿抓捕汪文言。

汪文言,别名汪守泰,安徽歙县人。此人虽未考取功名,是普通百姓出身,但是因为仗义、有谋略、颇具侠客气质而出人头地。早年他先干狱吏,因监守自盗被通缉,于是逃到京师,投奔大太监王安门下,开始时来运转。通过王公公,汪文言结交了不少朝廷要员,人脉关系很广,甚至与朝廷大佬内阁首辅叶向高等人都有交际,后来又与东林骨干赵南星、杨涟、左光斗、魏大中等人,关系发展密切。在东林党与齐、楚、浙诸党的斗争中,立有瓦解三党的奇功。从而被东林人接纳,东林内阁扶持他官至中书舍人,成为东林两大智囊之一(另一位是御史黄尊素)。

王文言所做的中书舍人,相当于皇家机要秘书,级别不高作用不小。泰昌、天启年间,王文言在外廷与内宫之间穿梭走动,联络通信息,堪称东林人的小脑与大耳。

魏忠贤起初抓了汪文言后还有点犯愁,担心这样小人物做不起大文章。但是他身边的一位高参,给他提了醒,说可以将汪文言放大,扳倒东林人。

这个高参是谁?他就是“反水干将”阮大铖。

     我在前面提到过这位阮大铖,与东林先锋左光斗是同乡好友,但是因为没被提拔,反而记恨起左光斗和东林人来。这可应了古训 “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心怀不满的阮大铖,一直耿耿于怀,要报复东林人。

这次终于找到报复机会了,阮大铖听说魏忠贤要搞东林党,于是很自觉地给魏忠贤充当了开路先锋。他唆使同事出面弹劾汪文言结纳杨涟、左光斗等人,党同伐异,招权纳贿。这样一来,汪文言的案子一下子就复杂起来了。不是汪文言一个人收熊廷弼钱问题,而是向着东林人集体受贿的窝案方向发展。

汪文言被抓之后遭到严刑拷打。魏忠贤爪牙逼着他招供,熊廷弼除了向你之外,还向哪些东林党人行贿。汪文言一听这话彻底明白了,魏忠贤这是冲着谁来的,即便自己做了污点证人,也必死无疑。所以抱定必死信念,被打得遍体鳞伤,也不肯为了自己免于受苦、乱咬别人,表现出了东林党人令人佩服的骨气。

东林人的牙是铁打的,撬不开东林人的嘴,怎么办呢?

魏忠贤手下有的是能人,一个超级的打手上场了,此人是谁呢?

他就是著名酷吏许显纯。

他是魏忠贤的主要打手,位列阉党武将“五彪”第二,第二彪,阉党首席催命判官。明史记载:此人“性残酷,大狱频兴、毒刑锻炼”。这段记述是说,许显纯这个人性格非常残忍,善于搞毒刑拷打,在刑讯逼供上非常有一套 ,人称活阎王。般犯人见到他,就算摸到阎王爷的鼻子了,有去无回。

到了活阎王大显身手的时候了。东林党人汪文言不招供,难不倒催命判官,他下令严刑拷打,加大刑讯逼供力度。怎奈汪文言是条汉子,屡受毒刑,仍拒不承认。被打到实在受不了时,汪文言便仰天大呼:“世上岂有贪赃之杨大洪哉?”意思就是说,这个世上,像杨涟(字大洪)这样的清官要是贪赃枉法,真是天大的笑话。他还义正辞严地表示,你们用这种勾当来污蔑清廉之士,我就是死也不会承认!

 许显纯看到汪文言死也不招,便不走寻常路线了。他撕掉汪文言的供词,自己伪造一份,在这份供词中,东林中人“无所不牵引,而以涟、光斗、大中、化中、朝瑞、大章为受熊廷弼贿”。

在这封伪造的供词中,这个活阎王像模像样地描述了东林六君子受贿的情节,而且具体受贿数额写得都清清楚楚。他们都接受了熊廷弼贿赂为其开脱,且受贿数额巨大:杨涟、左光斗各受贿白银两万两,魏大中三千,袁化中六千,周朝瑞一万,顾大章四万。

为什么六君子受贿数目各异呢?这样的安排,是许显纯精心设计的。

魏大中之所以只有三千两,是因为魏大中曾力主要定熊廷弼战败之罪,定多了不行,不符合逻辑,哪有收那人巨款还要害那人的道理,而钱送少了倒可以起报复之心。

顾大章之所以要定四万两,是因为他曾力保过熊廷弼,不然何必如此?

     不得不承认,活阎王整人太专业了,滴水不漏。

许显纯将拟好的供词令人拿到被打得昏死过去的汪文言跟前,强行按下手印,没想到意志力超强的汪文言突然睁眼醒来,厉声斥责,说你们胡编乱造,到时我一定与你们当庭对质!

    汪文言的这番表态,显然是低估了活阎王的残忍度了。许显纯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么? 这份证词伪造完毕画押之后,活阎王宣布此案结案,然后杖毙汪文言。把证人活活打死了,此案成了死无对证的铁案了,最后将结案报告上交主子魏忠贤。

魏忠贤看到这个报告后,非常满意,又上报给天启皇帝。天启皇帝看了所谓东林党人这份招供词,龙颜大怒,他联想到辽案案发的时候,辽案主犯熊廷弼被投入大牢,杨涟左光斗这些东林党人,曾在天启皇帝面前力保熊廷弼,确实为熊廷弼说过好话。那你没收人家钱,能替他说好话吗?所以就相信了杨涟左光斗真正受贿了。非常气恼,这明明是一群伪君子,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当面说好话背后收黑钱,很虚伪很可恶,于是就下旨让魏忠贤放手去干,捉拿东林六君子。

此时东林这六个人,有的已经被贬回原籍,有的还在任上,但均以收受贿赂、结交边臣、欺君罔上的罪名,被革职收监。可叹这些东林党人,既不能处庙堂之高,也不能处江湖之远,甚至做个乡间农民的愿望也成了奢望,田舍郎也做不成了。

锦衣卫去逮捕这六个人时,这六个人的反应是什么呢?

明史记载,左光斗被逮捕时,“父老子弟拥为首,号哭声震原野,缇骑亦为雪涕”。左光斗被逮捕的时候,成百上千的父老乡亲,围着囚车痛哭,哭声震动了原野,连抓人的锦衣卫也不免有人为之动容流泪。

当东林党人受到迫害时,哭泣成了他们唯一的抗议手段,但是天启皇帝不相信眼泪,魏忠贤更不允许有人相信东林人的眼泪。

就这样,东林六君子被分别逮到,投入了诏狱。魏忠贤利用辽案完成了对东林党的逆袭。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