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国的遗憾:只有日本改了中国蔑称
2018-09-04 09:45:44
  • 0
  • 0
  • 4

战胜国的遗憾:只有日本改了中国蔑称

中国抗战胜利日已到了73个年头,很多史料重温了中国对日最荣耀的一刻:

    1945年9月2日,在东京湾,停泊着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战列舰——美国海军密苏里号。舰上举行日本向盟国全面投降的签字仪式。所有战胜国登舰受降。经美国提议,各国一致推举中国为登舰第一国。

战胜国的遗憾:只有日本改了中国蔑称

大受降结束后,蒋介石终于在他日记中的雪耻后面划上句号:

“雪耻之日志(1928年济南惨案以来的日记),不下15年。今日,我国最大的敌国——日本已经在横滨港口向我们联合国无条件地投降了。50年来最大之国耻与余个人历年所受之逼迫与屈辱,至此自可湔雪净尽。

一雪前耻之后,全世界共享了华夏荣光。

受降的次日—93日,就此成为一个特殊节日:中国抗战胜利纪念日。

荣光前后,是国际地位的空前提升。

1943111日,美国与中国政府签定了《中美新约》,废除一个世纪以来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结束了在中国享有的政治、军事和商业特权,世界各国纷纷跟进,使中国“百年屈辱,洗于一日”。

194510月,联合国正式宣告成立,设五个常任理事国。中国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排名第四,居美、苏、英后,列法国之前,成为名正言顺的“世界第四强”。

1945 1215日,蒋介石携夫人宋美龄,再次来到安放孙中山衣冠冢的北平西山碧云寺,正式告慰国父先生:中国重返东方一哥之巅,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殷殷可期。

此时的中国国际声誉,达到了自盛唐之后的再次鼎沸程度,国际社会对中国寄予厚望。尤其美国这个二战的最大赢家,对中国伸出硕大橄榄枝。

早在二战发生转折的1943年,美国总统罗斯福在与中国战区司令蒋介石谈话就时表示,中国应取得四强之一的地位,并平等地参加四强机构,参与制定该机构的一切决定。二战结束后,无论是美国时任总统罗斯福,还是后任美国总统杜鲁门,在确立领导世界战略之后,都特别希望有一个亚洲铁哥们替他“署理”亚太。当时中国战区司令蒋介石是不二人选。世界四强,前三强系欧美国家,那么第四强亚洲中国,当然就是当之无愧的东方第一强。在美国的期许下,世界将要看到一个中国接替日本领衔的新东方。

中美之胜给予日本的教训也足戒千百年。

战败后的日本,被美军占领。美国占领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强行修改了明治宪法,留下了麦克阿瑟版的和平宪法,宪法规定:议会是日本最高权力机关,天皇不是神只是普通一公民,国家象征元首。为此,他给历史留下这样一样照片:

他与日本裕仁天皇合影。片中他双手叉腰,而天皇垂手站立。

这是民权对皇权的历史性胜利。麦克阿瑟就此成为再造日本的新国父。

而此时中国也以战胜国姿态,战机飞抵日本东京。

1946527日,中国军事代表团一行30人,乘坐B-24轰炸机, 赴日与美军商谈中国军队占领日本事宜。中国军事代表团团长,是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及维吉尼亚军校的民国精英人物朱世明。

朱世明等人到达日本后,发现日本还在使用“支那”一词称呼中国,立即照会日本政府,令其禁用“支那”、一律改为“中国”正称。

虽然“支那”的来历既不原创于日本,原是佛教盛地印度经书对中国称谓“chin()”的音译,英文亦由此音译为与“瓷器”同语的“china”。但在十九世纪末中国的英语音译“支那”却被日本叫得山响,带上了严重的贬义与地理歧义。众所周知,日本是一直使用汉字的国家,当用汉字完全可以写上“中国”两字并有直接读音,而之前“清国”时代,日本用“支那”称呼中国甚至是有善意的,是区别于汉民族不认的清朝,但民国成立后,再称中国为“支那”就变味了,因为它主要是强调是“关内中国”,是不包括蒙古族满族聚居的东北和内外蒙古地区的,为军国日本肢解中国提供理论支持。

所以,民国成立后,中华政府多次照会日本政府,要求对使用中国正称,但傲慢的日本军政府不加理会。而这一次,他们却不敢不理。战胜国责令战败国改正,命令日本外务省不得再使用“支那”称呼中国,以日本当用汉字“中国”易之。日本政府不得不服。其后,“支那”这一称谓开始从日本政府的公文、学校教科书、媒体中消失。

不过,略留遗憾的是,中国政府没有趁胜追击,将英文对中国的称谓“china(瓷器)”改为“Central Countr(中央之国)、照会世界各国,乃至迄今不少海外侨胞忌惮此音译,当代华人在世界面前还要自称“瓷器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