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鲜有“文明对文明”的战争
2017-11-09 08:43:14
  • 0
  • 0
  • 0

    本人与清华大学出版社合作的新作《长进:中外史上的30条血训》正式面世,敬请阅读二十九《人道是衡量文明高度的世界公尺》选段——

     世界鲜有“文明对文明”的战争

狼道当死,那么什么道当立呢?

当然是人道。

世界鲜有“文明对文明”的战争

     什么是人道?为什么世界当立之物是此道而非它道呢?

    下面,就让我们看一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人道”世界事件,即可对“世界大势”了然于胸—— 

一百年前的今天,即20世纪初叶。人道主义在文明世界并未占据主流,狼道还在大行其事,地球上的人类甚至一度出现了崩溃迹象。

其时整个世界就像一个面临解体的太阳系,民族沙文主义与社会达尔文主义主宰了世道,将世界变成一个你死我活的斗兽场。结果,这种局面导致了没有道义是非、为了猎食而相互残杀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发生。

历史记录,人类真正迎来“准文明世界”,是在20世纪中叶二战后。

具体说来,始自两场审判、一项史无前例的治罪:反人类。

提及“反人类罪”,现在的人们可能并不感到陌生,然而在一百年前,这个罪“子虚乌有”、还未产生,从人类历史而言,此罪亦属新生事物。

中国历史上有“成者王败者寇”之说,二战苏联元首斯大林也说过“胜利者是不受谴责的”之类的话。依此说,战争没有什么是非,谁是败者,谁就“反人类”, 战犯都可以用“反人类罪”处之,但事实显然不是这样。“反人类罪”的首次提出者,是一战赢家协约国。始称“违反人道罪”。然而,对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史上多有定论,列强争端,无关正义。所以“反人类罪”虽然提出,但并未在一战善后时使用。

“反人类罪”首次使用,是二战结束后的纽伦堡大审判。“有幸”得到这一首罪的人,也算是当时世界著名的大人物——德国秘密警察组织(盖世太保)的缔造者、希特勒的指定接班人戈林。戈林被纽伦堡法庭列为首席战犯 ,排在18个纳粹分子的排头。这18个纳粹分子均被判以“反人类罪”。

戈林是第一个以“反人类罪”判处绞刑的战犯,但他在执行绞刑前两小时自杀,幸免于以“反人类罪”被执行死刑第一人。于是,这顶第一的帽子就落在了他的战友里宾特洛甫头上。里宾特洛甫,这位大德意志帝国的外交部长,遂成为以“反人类罪”第一个被执行死刑的人。

纽伦堡审判没有缺席审判这项安排,如果有,那么“反人类罪”的第一人,显然轮不到戈林头上。世界公认,首犯者彼时已畏罪自杀。若对其处以此罪名,世界上包括他们本国在内的人,恐怕都不持异议。

这个人就是那个失去制约的“超人”、大德意志帝国元首希特勒。而作为希特勒指定的继承人,戈林所获的第一个“反人类罪”,里宾特洛甫被处的第一个“反人类罪”绞刑,只是代“先帝”希特勒受过。希特勒才是 “反人类”的总头子,他创建的纳粹党府堪称“反人类”的“史上第一邪恶政权”。                      

     为何这么说呢?应该给“反人类”的邪恶政权下个怎样定义呢?

     我们且看希特勒建立的纳粹组织。听起来一点也不坏,纳粹党全称为“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是“和工人劳苦大众心连心”的政权。它所做的一起都是“为了推行社会正义”。然而,当纳粹政权做出两个举动之后,它的邪恶本质就在世界面前一览无遗了。

一是颁布了一部《消除人民和国家痛苦法》,按照这部法令,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全部集中于政府之手。政府有制定法律的权力,政府颁布的法律可与宪法相抵触。“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一世界公认的司法原则,被扫地出门。一切归政府,就是一切归纳粹政权、一切归于元首——大独裁者希特勒。

     二是颁布了一部《纽伦堡法令》。这部法令的中心思想就是“允许把犹太人不当人”。希特勒放言:要把犹太人从地球上抹去。

当时的人们只要冷静想一想,仅凭这两部法令,就可以认定:这是一个“反人类”的邪恶政权。因为他们“允许把一部分人不当人”。    

正义可以伪装,野蛮无法隐藏。

所有的野蛮归结成一句话,就是“不把人当人”。

希特勒的纳粹政权是“允许把犹太人不当人”,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权是“允许把埃塞俄比亚人不当人”、东条英机的军政权是“允许把中国人不当人”。同时,这三大政权无一例外地把反对人士也不当人,对一切反对他们的人进行灭绝人性的屠杀。

可见,无论哪个政权,以什么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只要鼓吹“不拿人当人”,或者“允许把一部分人不当人”。那一定是邪恶、野蛮、反人性的,迟早会给整个人类带来灾难。 

由此亦现:这世上最大的“道”,就应该是人道。

人道是分辨文明与野蛮、衡量一个国家文明高度的世界公尺。

二战之后,世界已无“反人类”者表演大舞台。“反人类”的人和组织,不可能在今日世界成为主流,“反人类”的崛起模式,更不会被主流国家复制。  

虽然,现代世界仍然无时不刻发生战争,有史学者以“文明”为惯语,将所有战争归结为“**文明与**文明的战争”。但我以为,这世界上,有“野蛮对野蛮”的战争,有“野蛮对文明”的战争,有“文明对野蛮”的战争,就是不该有“文明对文明”的战争,真正的文明世界大家庭里,决不会用打斗、战争解决问题。诸如英法美这三个国家,历史上有英国对法国的百年战争,有美国对英国的独立战争,但自从三国进入文明大家庭,二百年再无一战,只有他们联手对抗法西斯的战争。这也是二战过去七十年,文明国家占了主流后,全世界虽小战不断,却再无大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为人类有了长足进步,认识到毁灭他国文明,就是在毁灭自己!21世纪,倘若还有哪个国家能再造众望所归“强文明”,那一定不是翻新故纸堆里的“复方狼道”,而应该是如日中天“升级人道”。


更多内容请看本人新作《长进:中外史上的30条血训》。本书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倾力推出,现已开始预售,所有网上书店均可订购。京东网购https://item.jd.com/12152835.html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