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公公治理晚明700天效果如何
2018-04-18 13:56:01
  • 0
  • 0
  • 0

     明朝的灭亡,早在魏忠贤独裁700天时已注定。无耻与实用,纵然比道德主义接地气,但却是接到了地下塌陷区,是烂到根子里的政治。请欣赏本人新作《东林沉浮》选21—

 魏公公治理晚明700天效果如何

从天启五年七月绞杀东林六君子,到天启七年八月天启时代终结,这两年零一个月,是阉党党首魏忠贤的绝对统治期。大明王朝这两年虽然年号仍称天启,但实际上已进入“魏政”时代。

魏公公治理晚明700天效果如何

也就是说,这个旷古烁今的太监,治理了中国700余天。

那么,“魏政”的效果究竟怎么样呢?

对于这个时期的国家政治,各界评价不一。

有称魏忠贤治国有方,是治世能臣,可与曹操相比。

也有说魏忠贤目不识丁,搞得大明国政极其混乱。

那么,魏忠贤究竟是怎么治国呢?

让我们还是根据史料,让事实来说话吧。

从魏忠贤的个人素质来讲,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流氓痞子——来自社会底层,没文化,没受过教育,自私、贪婪、残暴、无赖等特性都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但是为什么那么多士大夫愿意跟他走呢?

这首先跟魏忠贤的敌人失策——即我前面多次提到的东林党用人标准有关,东林党人强调“君子入仕”,搞极端理想主义,为了天理而活、灭绝人欲,做道德表率,高品完人,调门太高,一般人做不到,也太苦了。

而魏忠贤正好反其道而行之,极端现实主义——有钱就是爹,有奶就是娘,及时行乐,不承担崇高使命,向身体里的自然欲望投降,不遵守过高的道德原则。

直至不要任何原则,不要任何廉耻,为了利益不择手段。

虽然魏忠贤的主义走向了另一极端,但对大多数世俗人而言,还是魏的这一套,比东林的那一套,更容易接近。所以,俗士跟着魏党走,就不足为奇了。

除了以上原因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魏忠贤不是草包,是有一定办事和识人能力的人。在治国上,魏党确实体现了一些比东林现实的策略,譬如对辽东战将的任用上。《明史》记载,天启初年,有人推荐一代将才袁崇焕守辽东,得到魏忠贤一党肯定,魏忠贤把持的朝廷破格录用了袁崇焕。

当然,因为品质与视野的局限性,魏忠贤纵然一时会用能人,但终究不能任人唯贤,总基调还是任人唯亲。就拿对袁崇焕的使用来说,大家只知道他曾被魏忠贤破格任用,但可能不知,魏忠贤用袁崇焕,也是形势所迫。他起初想用的辽东主帅,并不是袁崇焕。

打击东林时,魏忠贤忌惮边关倾向东林的战将,于是在天启五年即公元1625年10月,罢免了虚惊一场的“清君侧”主角、辽东督师孙承宗,让干儿孙高第经略辽东。谁都知道这个高第是个十足的庸才,而且胆子特别小。据说他得知自己被委以重任后,吓得放声大哭。到前线后,他首先下令关外军民放弃堡垒,撤到山海关内来。在他看来,孤零零的几个堡垒,怎么能守得住?还不如自己撤退。一时间,锦州、右屯、大小凌河、松山、杏山、屯山全部放弃,10余万石粮草弃于空城。关外军民被强行驱赶入关,一路上死伤无数,哭声震天。幸亏当时宁前兵备佥事袁崇焕坚决不肯撤退,保住了宁远孤城。也正是这座孤城,后来顶住了努尔哈赤的猛烈进攻。

于是,为了保住客魏天下,魏忠贤对袁崇焕不得不用。

东林党人被天启皇帝摒弃后,袁崇焕依然带兵打仗,羸得天启六年的宁元大捷。这场战役,袁崇焕以两万宁城守军大败后金(后来的清军)六万八旗军,这是明朝与建州女真建立的后金交战以来,首次明军打败后金军,此役明军杀伤后金军1.7万人,挫败了努尔哈赤夺占辽西和山海关的企图,把彪悍的八旗军挡在了山海关外。后金大汗努尔哈赤在宁远遭到用兵44年来最严重的惨败,不久驾鹤西去。据传,他是被袁崇焕的“红衣大炮”打成重伤,伤病加郁闷,恨恨而死。袁崇焕由此一战成名,成为大明王朝的“万里长城”。数月之间,擢升辽东巡抚、兵部尚书兼右佥都御史,全权负责辽东防务。

从袁崇焕的使用上,似乎体现了魏忠贤慧眼识人、唯才是举。但是,深究事件背景,却发现还是另有一番原委在其中。

袁崇焕被朝廷嘉奖后,不负众望,连战连捷。第二年即天启七年六月又取得宁锦大捷,再次将八旗军击溃,保住了宁远和锦州,使天朝保住了威严,恢复了自信。宁锦大捷胜利在北京引起的反响更为强烈。举朝上下欢欣鼓舞,认为辽东形势有了转机,朝廷对有功人员不吝封赏。

但是,这一次大捷封赏,却出现了滑稽现象:有功的、无功的,有关的、无关的各方面人员大肆封赏。数百人被加官进阶,魏忠贤的那个侄孙、还在襁褓中的婴儿魏鹏翼,也是在这次封赏中因“功”被封为“伯”。而真正的立功者袁崇焕,却是先升后降,加一级虚衔,而后免除了巡抚实职。

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是袁崇焕得罪了魏忠贤,拂了厂臣的意。在中国,业务骨干往往都是情商不济的人脉低能儿,军事奇才袁崇焕也是这样。本来,为了留在边关杀敌报国,袁崇焕他对魏忠贤一党委曲求全。在给魏忠贤建祠的热潮不断升温的时候,他还同蓟辽总督阎鸣泰等人联名疏请,在宁前为魏忠贤建立一座生祠。这个请求得到了皇帝的嘉许,并且亲定祠名为“懋德” 。但即便是这样,魏忠贤也没有完全看上他。

对于袁崇焕的解职,魏忠贤也没有说出过什么正当理由,只用“暮气难鼓”四个字敷衍。但实际情况却是,魏忠贤派爪牙刘应坤、纪用、赵率教守锦州,八旗军围攻锦州,向宁远袁崇焕求救,袁崇焕为破除后金“围点打援”企图,没有分散兵力派出援军,刘应坤这些人吓得要死,担心被八旗军包了饺子,所以事后向魏忠贤告状。于是魏忠贤开始嫌弃袁崇焕,对他打击报复。

大敌当前,为了个人恩怨而罢免干练的统帅,置国家大局于不顾,可以说魏忠贤的做法缺乏起码的政治理性,甚至是一种十足的荒谬。

痞子治国,就是任性。魏忠贤一边对功臣带搭不理,一边却对草包马屁精大加提拔,工部主事戴君恩因为善于溜须,被魏忠贤破格提拔为参政道任总监军,可是戴君恩到达战事前线之后,却怯懦不敢迎敌,但即便这样也不耽误升职。因为他惯于钻营,托人向魏忠贤手下的大红人崔呈秀行贿。这招非常奏效,天启六年,戴君恩被任命为太仆寺卿兼浙江按察司佥事。奋勇杀敌的被撤职,怯懦致乱的反而升官。在魏忠贤专权的时期,用人行政常常就是这样一团混乱。

魏忠贤专权时期的政治,反常规的情况经常出现。其中突出一点,就是高官任免频繁,谁上谁下全凭魏忠贤拍脑门子,形同儿戏。

早在魏忠贤专权之初,就对朝中大员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洗,天启四年即1624 年年,内阁中共有七位大学士,而到第二年魏忠贤彻底独裁后的年底,原来的内阁成员中只剩下一个顾秉谦还留在位,其余六人都换了容颜。

在魏忠贤专权的时期,部院大臣的罢免率比正常时期高出了三倍多。这种人事上的频繁更动当然不会是政治安定的表现。

在人事变更超常的同时,魏忠贤政权还有滥委重任的倾向。

魏忠贤执政期,法律也不再管用,他办案抓人,连象征性的司法程序也不屑走,司法根本就不再挥任何作用。对于魏忠贤一伙来说,国家律条不过是施行暴政的一种工具。用暴政来推行暴政,用十个新的错误来弥补一个旧的错误,似乎是一部分短视的独裁者固有行为模式,而这种恶性循环的暴政也足以破坏暴政本身。在魏忠贤专权时期,统治阶级内部的剧烈冲突,耗掉了它的大部分能量,庞大帝国主要是凭借着惯性继续运行。朝廷外的情况更是糟糕一团。山海关外军事威胁火烧眉毛,陕西连年的天灾逼得人们吃草根树皮,最后发展到吃人。不久这里成了农民起义的发源地,陕北农民终于揭竿而起,一发不可收拾。

可以说,明朝的灭亡,早在魏忠贤独裁700天时已注定。无耻与实用,纵然比道德主义接地气,但却是接到了地下塌陷区,是烂到根子里的政治。这种政治,纵然能在没有内外打击的情况下混过一时,但终究会在国家有事时轰然崩塌。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