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遭女真侵略大明结局为何竟不如宋
2018-05-31 07:25:30
  • 0
  • 0
  • 0

回顾历史,宋明两朝都曾受过女真侵略,汉民族的血性都遭到了女真人的重创。但是宋朝可以延南宋,而明朝却不可以延南明。这是为什么?请欣赏本人新作《东林沉浮》选33—

  同遭女真侵略大明结局为何竟不如宋

     遍览晚明史,我认为,大明国的血性,主要被两个人重创。 一是魏忠贤,二是多尔衮。 魏忠贤主要是通过屠杀东林骨干,重创了读书人的血性和骨气。而多尔衮,主要是通过杀一儆百的屠城方式,重创了整个汉民族的血性。

当然,一个国家的拯救,仅有血性是不够的。

回顾历史,宋明两朝都曾受过女真侵略,汉民族的血性都遭到了女真人的重创。但是宋朝可以延南宋,而明朝却不可以延南明。崇祯帝北京城陷自尽后,明朝遗臣南下,幻想建立与南宋相仿的南明。但是总长不到五十年,却出现了五个南明,都是短命政权。其中,第一个弘光政权寿命仅一年的,这是为什么?

 

同遭女真侵略大明结局为何竟不如宋

请输入图片描述

除了以上种种原因,还有两个附加祸端,也是不容忽略的。

一是君主不明、用人失明。

南明的败亡,与没有像样的君主有很大关系。本来此前的崇祯皇帝就志大才疏,而后来晚明的君主更是一个不如一个。这些不成器的君主和崇祯皇帝有个共同特点,就是用人失明。识人用人是鉴别领导优劣的第一标准。崇祯前期,朝中并非无人可用,袁崇焕号称长城,却被陷遭害。而一些势利小人,却顺风顺水,被当成了国之栋梁。就拿前面所提到了阉党骨干、魏忠贤的主要谋士霍维华来说,魏忠贤倒了,他并没有倒,而且还受到崇祯皇帝的重用,当时辽东督师王之臣被免职,接替的袁崇焕还没到任,霍就想谋取这个空缺,而崇祯皇帝竟然允准,结果遭到言官们上疏,坚决反对。他们说,霍维华是极为狡猾,阉党气势炽盛时,他依附他们为虎作伥;阉党失宠时,他就反戈一击推得一千二净。他干的事,连他自己都难于自圆其说,怎么能提拔重用这样的小人呢?但统治者就是这样大是糊涂,不明就里。崇祯死后,南明的统治者更是一个接一个糊涂虫,小福王朱由崧在南京登基成为弘光帝后,霍维华同党杨维垣被任左副都御史、张捷任吏部尚书,他们在朱由崧面前重提前面三朝旧事,竭力称赞霍的一片忠心。于是,已死的霍维华获得重新哀荣,下葬祭奠、追赠封号。这样黑白不分忠奸不辨的领导,在内忧外患下,能保住大好河山吗?!

这是第一个附加祸端,失明。第二个祸端是什么呢?

就是老生常谈的党争,内讧。

我们前面讲过,复社和温体仁等,在亡国之前就掐个不停,而北京沦陷之后,残明南逃,各派党争却还喋喋不休。其烈度丝毫不次于万历末年。在此情况下,与东林前期三宫案相仿,这里也先后发生了妖僧案、太子案、童妃案三大案。

   所谓妖僧案,发生在崇祯十七年即公元1644年12月。有个和尚来到南京,自称是明朝亲王,从兵乱中逃出,假做和尚。小福王弘光帝派官员审讯他的来历,和尚起初说崇祯时封他为齐王,他没有接受,又改封吴王。并且不知趣地声称潞王应继大统,惹得小福王弘光帝火冒三丈。令人严加刑讯,他才招供自己就是个和尚,只不过想乱中取富贵。经过九卿科道会审后,将其处斩。

    假太子案几乎与妖僧案同时发生。说一个明朝官员南渡,途中遇到一位少年,发现少年内衣织有龙纹,惊问其身分,少年自称是皇太子。抵南方后,这个官员立刻密报弘光帝,同时派人把这位“太子”送往苏杭一带,半是保护,半是软禁。这位小爷经常招摇于众,引起人们的注意。弘光帝派遣内官宣召,招大臣当廷辨认,大臣中许多官员曾经在崇祯朝廷上任职,见过太子朱慈烺的并不止一个,他们看了这人后都不认识。弘光帝又命旧东宫伴读太监认,也不认识。于是“假太子”被处死。

   还有童妃案。也发生在弘光元年。河南一个姓童的妇人面见南明一巡抚,自称是弘光帝朱由崧的继妃,乱离中与朱由崧失散。此巡抚深信不疑,一面奏报,一面派人护送来南京。童氏在送往南京途中,地方文武官员纷纷拜谒,她举止轻浮,毫无大家风范,最后一细查,也是个赝品。

     其实这三案的真伪极好辨别,但当时却弄得沸沸扬扬,很多百姓都认为太子是真的,童妃也是真的,弘光帝杀他们就是要灭口。后东林党人持这种观点的不在少数。事到如今,他们还在为正统争个不休,全然不觉国家社稷危在旦夕。 反清义士夏允彝说:“东林之持论高,而于筹边制寇,卒无实着。”这句话说白了,就是东林空谈,无谓争吵,对国家没有建设性贡献。

南明三案成了当年党争的延续。当时清兵大军压境,南明小朝廷朝不保夕,这群人还不知道团结一心,共御强敌,反而内斗不休,争权夺利。清代著名学者戴名世曾如是评价南明党争:“呜呼,南渡立国一年,仅终党祸之局。东林、复社多以风节自持,然议论高而事功疏,好名沽直,激成大祸,卒致宗社沦覆,中原瓦解,彼鄙夫小人,又何足诛哉!”

戴名世说,南明弘光政权寿命仅一年,就被党争给毁掉了。后东林复社人,习惯唱高调,沽名钓誉,苛责他人,真是误国不浅!

诚哉斯言,南明短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士大夫唱政治高调,执迷争权夺利,是公认的一大要因。这些内耗的士大夫,习惯了嘴炮内战,外敌未至内部先打翻了,最后覆巢之下已无完卵,外敌来了,不分这党那党,均无招架之功,终于连同残国被一窝端了。

这个教训实在太惨痛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