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这种小女人能祸国殃民么
2017-08-28 08:27:57
  • 0
  • 0
  • 0

本人与清华大学出版社合作的新作《长进:中外史上的30条血训》正式面世,敬请阅读第八条《红颜之祸水,大都君栽赃》选段——

 杨贵妃这种小女人能祸国殃民么

在中国历史上,一些有身份的男人身败名裂后,常把怨气撒在红颜身上。认为女人坏了他们的事,“红颜祸水”一词就是这么来的。

   杨贵妃这种小女人能祸国殃民么

而奇怪的是,大难未临头时,他们对红颜的称谓,可不是祸水,而是知己。可见,是知己还是祸水,往往以出事为分水岭。

关于这一点,古人的认识往往也是深刻的。比如中国民间就有这样一句老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句话是有出处的,语出明朝冯梦龙《警世通言》,原文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巴到天明各自飞。

这句话现代人也经常引用,显然它描述了男女关系基于本性的自然状态。人是自利的,这是本性,不分男女。男女的差别不在本性,而在爱的发端。

对大多男人而言,最能令他们动了“爱心”的,是一个女人的容貌,这属先天;而对一个女人而言,最令她们动心的男人,往往是些后天东西的吸引力,诸如权势。在中国这样一个官本位国家,“权势使男人更性感”,适用几千年。

为了说透女色与权势的关系,以及它们两个哪个才是真正的祸水,接下来我们要品读一段“长恨歌”:李隆基与杨玉环的爱情结局。          

关于李隆基与杨玉环这段爱情,从古至今,各种演绎作品不计其数。诸如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长恨歌》,就描写得昏天黑地。看了这部作品的人们,大多为杨李爱情感叹悲美,而我却觉得有些丑陋。

这丑陋首先体现在开头。

杨玉环,中国传统大家闺秀。是一个在“河南女”和“川妹子”之间游动的绝代美女。公元719年,她出生在唐中国一个官宦世家。我们知道,古代入宫的女子,和入宫的男子相仿,大都是苦孩子出身,在公认的“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中,西施是个村姑,貂蝉是个侍女,王昭君也是平民女,杨玉环是唯一有身份的人。所以,她的气质与众不同,颇显高贵。她入宫的通道也不是海选宫女通道,而是在一次皇家婚礼上被皇子寿王李瑁看中,于是就成了他的夫人——寿王妃。这一年是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杨玉环17岁。

一入宫就是王妃。对于一个17岁的少女来说,这已是相当不错的运气。但更运气的还在后面。作为儿媳之一,她被丈夫的老爸、自己公爹即当今皇帝看中。他公爹叫什么?大名鼎鼎的开元盛世缔造者、唐玄宗李隆基是也。

杨玉环成为李隆基的女人,完全是夺爱的结果。

开元二十五年即公元737年,唐玄宗李隆基死了宠妃(武惠妃),宫中一时找不到令他动心的女人,所以郁郁寡欢,整天闷闷不乐。看到皇帝这个样子,太监们很着急,尤其是大内总管高力士,比皇帝还焦虑,到处找美。终于他在寿王府瞄到了寿王妃杨玉环,立刻惊呆,之后马上报告主人。唐玄宗很有好奇心,于是传令杨玉环见驾,顿时眼睛有神,下定夺爱决心。他先将杨玉环洗白为道士,然后收入后宫受用。这一年是开元二十八年即公元740年,李隆基56岁,杨玉环22岁。两人年龄相差近三轮。李隆基不仅可以做杨玉环的爹,甚至可以做杨玉环的爷了。

公爹看中了儿媳妇,横刀夺爱。古代称这类公爹为“扒灰翁”。

这是开头的丑陋。之后,两人故事往中段发展,剧情反转,竟有了一丝美好,飘出爱的味道。

按理说,作为儿媳妇,杨玉环应该对夺爱的公爹是心生怨恨的,但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人们的意料,扒灰翁和儿媳妇,这两位一见如故、以为知音,旋即陷入一场昏天黑地的“忘年恋”中。

杨玉环为什么闪电般地移情别恋,如痴如醉地爱上公爹呢?

17岁进宫的少女杨玉环,22岁被李隆基夺爱时,已经出落为一个初熟的少妇,她之所以她人见人爱,是因为独有妩媚。而此刻又增添了成熟。身为至尊的唐玄宗,也被这独有的熟透的妩媚迷住了,这种着迷,是出色的异性相吸本能使然,当然也不能排除痴爱成分。有事为证:

杨玉环要吃新鲜荔枝,他就令驿卒马不停蹄地自岭南一站一站送往长安。由此可见,李隆基对杨玉环的爱,不可谓不痴不真。于是,在最有权力男人的恩宠下,杨玉环也终于变换了爱人。她发现李隆基对自己的爱是任何男人都做不到的,因为他是天底下最有权势的男人,可以动用一切国家力量为他“摘星星”,这样的男人当然是“最性感的男人”。妩媚的杨玉环终于对比自己大三轮的老公公也动了真情         

这段奢华的爱情、疯狂的忘年恋延续了16年。被安史之乱终结。

       最后,是这段爱情结尾,又回归丑陋。

天宝十四年即公元755年,胡人安禄山在范阳(今河北涿州)起兵,发动兵变,第二年即攻入长安。李隆基率众逃窜。还未逃出陕西,就遭遇了平生以来最大劫难。

马嵬坡下。皇家御林军哗变,他们杀了杨玉环的族兄当朝宰相杨国忠。随后,深受“红颜祸水”传统思想影响,他们把战乱之源归结到女人头上,要杨玉环死。

如果是在正常状态,士兵在皇帝面前要求皇帝爱妃死,这是十恶不赦、要掉脑袋的犯上大罪,但别忘了,这是非常态。皇帝不是老大,士兵才是。兵变时刻,一个小兵可以轻而易举砍下君主的头。所以皇帝要看他们的眼色。他们要杨玉环死,如果皇帝不按他们的意思的办,那么皇帝的安危就不好说了。

关于这一点,奴才比主子更明白。此时,唐玄宗的大内总管高力士就劝唐玄宗:贵妃在,诛杀杨国忠的将士心里不安,将士心里不安,陛下就不安,将士安,陛下就安。高力士以一种委婉的口吻,交代了问题的实质,就是说唐玄宗不能留下杨玉环,留下杨玉环,唐玄宗自己的性命就可能不保。

李隆基爱江山也爱美人,和平年代他可以做到一样不差,但到了危难时刻,已经是要命还是要美人的问题了。

最考验忘年恋成色的时刻到了。

72岁的唐玄宗忧虏再三,最终下旨,赐死贵妃杨玉环。

绝代佳丽,享年38岁。

也有史称,在当时情势危急的马嵬坡上,杨贵妃是主动同意献出自己的生命。到底是主动还是被动,史说不一。但显然,主动之说无论是对皇帝还是爱妃,包括他们昏天黑地的爱情,都是一块最好的最后遮羞布。 

千百年来,杨玉环之死的评价车载斗量。总体说来不外乎两大论点。

一曰“该死论”。例如那些叛乱的士兵,之所以对杨贵妃怀有莫大仇恨要将其置于死地,就是他们认定杨玉环把皇帝带坏了,引发安史之乱,这个女人该死。

另一曰,是“冤死论”。后世很多史学家为杨玉环打抱不平,认为杨玉环做了替罪羔羊,安史之乱,罪不在她。

我想,认清杨玉环的罪与非罪,对于明辨历史是非是有意义的,至少可以就此弄明白两个常识:

什么样的女人能够祸国殃民?

权势和女色,哪个才是真正的祸水?

     盛唐及忘年恋的转折点,都在安史之乱。那么仅就李杨这对恋人而言,到底谁对战乱负主要责任呢?从“国母”的角度讲,谁也无法否认,杨玉环与安史之乱无干。安史之乱的匪首安禄山是她“干儿子”,“干儿子”乱国,干妈如何脱得了干系?再者,此时执国者,一个是他的爱人皇帝李隆基,另一个是她的兄长宰相杨国忠,爱人和哥哥把国家搞乱了,杨玉环身为妻子、妹妹怎称无过?

  杨玉环的瑕疵,不在品质,而在能力与智商。她不知皇帝的第一要务是治国平天下,皇帝整天与爱妃耳鬓厮磨不务正业,就会误了大事。皇帝的社稷一旦不保,他们的爱情基础也就不存在了。

  但杨玉环毕竟不是吕后武则天。凭她的头脑,想要祸国殃民尚不够条件。被自己的“知心爱人”下令推向地狱——杨玉环的命运比中国任何一位美女都悲惨。大难临头,她以女人之身成全保护了男人性命,还有什么罪无可恕吗?

说完杨玉环,再说李隆基。大家知道,盛唐置顶于开元盛世,终于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而无论是开元还是天宝,都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年号。所以,大唐盛世,可谓成也玄宗,败也玄宗。

  关于李隆基之败,万夫指向他与杨玉环忘年恋。而我以为,还有一个败因甚至比这个严重,却往往被人忽略了,那就是“胡因”——信任偏爱胡将。

  李隆基偏爱来自东北的栗特人和突厥人混血安禄山,最后这个胡人成为盛唐的掘墓人。所以,李隆基应该对安史之乱负主要责任。

那么,李隆基为什么偏爱胡将?这就涉及到一个领导的最重要素质——识人眼力。应该承认,创造开元盛世的李隆基是具备一个优秀政治家素质好眼力的,他前期用的宰相大多贤相,其中姚崇、宋璟、张九龄可谓一代名相。问题出在晚年,贪图享乐,血糖上升,眼力就成了问题:老年昏花了。尤其对胡人的判断使用上,出现严重失误。李隆基晚年执政期,用了很多胡人胡将。在李隆基眼里,胡人头脑简单,傻乎乎的挺可爱,忠诚,靠谱。殊不知,以安禄山为代表的胡将,其大咧咧表现大都是装傻,而非真傻。

 与其说胡人伪装得很成功,不如说晚年李隆基的政治智商下降。虽贵为天可汗,但中原皇帝李隆基对塞外胡人文化并不甚了解。大唐时的胡人文化大都与草原游牧文化相通,这种文化本质是奉行弱肉强食,为了生存六亲不认。所以胡人看似豪爽仗义,实则在利益面前并无信义可言。

   因为看错了安禄山,杨玉环付出了生命代价,李隆基的政治生涯提前结束。一个古稀之年的老皇帝,被一个“伪忠诚”的“大傻”胡将骗得国破家亡,除了痛恨自己的昏聩,还能怪谁呢?  

皇帝和爱妃,爱得死去活来,但终究没有过得了生死关。

丑陋开头与结局,说明他们的爱情,可能打不到60分。

当然,或许我们不应苛责古人的爱情过不了生死关,当今社会,别说生死关,就是金钱面前,又有多少夫妻能过关呢?

如果说这场爱情悲剧对今天国人的启示,我想恐怕首先不在政治上,而在“非正常男女关系”上——女色与权势,双方以不道德开局,以大难临头各自飞结束,这是古今相通的“非正常男女关系”典型结局。

每当回顾爱碎马嵬坡这段历史,我就不免推想:如果乱兵只是拥立李隆基的儿子做了皇帝,并不要求老皇帝杀爱妃,那么,这对痴情的忘年恋人的爱情接下来会怎么发展?杨玉环对失去最高权力的老头子的爱还会一往情深吗?当初她是怎么不爱寿王的?难道那一幕真的不会重演?

所以,杨玉环以死结尾,于女主角而言,也许是最“美”结果。

而对于我们,在思考爱情真谛的同时,应该弄懂这个常识:所谓红颜祸水,大都是栽赃。所有与权势联姻的红颜祸水,都不是自来水。水的源头是权力。所以起主导作用的,还是拥有权力的男人。把坏事的根源归结到女人头上、而非肆无忌惮的特权,那叫嫁祸于人,避重就轻。

 

更多内容请看本人新作《长进:中外史上的30条血训》。本书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倾力推出,现已开始预售,所有网上书店均可订购。

当当网购http://product.dangdang.com/25138509.html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