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架下的东条英机缘何改变了信仰
2017-11-02 08:14:19
  • 0
  • 0
  • 0

   本人与清华大学出版社合作的新作《长进:中外史上的30条血训》正式面世,敬请阅读第二十七《信仰如伴侣,无有聊胜糟糕》选段——

     绞架下的东条英机缘何改变了信仰

美国著名思想家、有着“美国文明之父”之称的爱默生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平生最厌恶两件事,没有信仰的博学多才与充满信仰的愚昧无知。

化为我们中国现代语言,那最令艾默生讨厌的两种人就是:犬儒与愤青。

绞架下的东条英机缘何改变了信仰


没有信仰的人遭人鄙视固然好理解,为什么充满信仰有时也会成为令人厌恶的人呢?

我们不妨看看日本著名战犯东条英机的信仰经历,他的临终惊人之举也许能更鲜活地揭开“信仰坏事”这个疑团。

战争狂人东条英机,无疑是个有信仰的人——他很早就是个虔诚的神道教徒。

什么是神道教?让我们先通过一部日本神剧来认识。

在日本的史著中,有不少带有神话色彩的剧作,其中有一部著名的历史神剧,诞生于18世纪初,它的名字叫《国姓爷合战》。说到“国姓爷”,熟悉明史的朋友都应该知道,那指的是晚明抗清英雄郑成功。他是晚明著名海盗郑芝龙的长子,系父亲和一位叫田川氏的日本妻子所生。明朝末年,郑芝龙被朝廷招安,成为福建总镇,郑成功因为跟着父亲抗清有功,被南明隆武帝朱聿键赐姓“朱”,故称“国姓爷”。

《国姓爷合战》一书的作者,是活跃于17世纪末到18世纪初的日本一个著名武士作家,名叫近松门左卫门,这位被后人称作“日本的莎士比亚”的日本作家,就是靠此作一举成名。直到今天,《国姓爷合战》仍是日本的一个偶尔出演的传统剧目。

剧中,中国民族英雄郑成功成为日本的神话人物。近松门将这位大明名宿和日本女子所生的后代,取了个日本名字,叫“和藤内”。为什么日本武士作家煞费苦心地把中国郑成功升华为“日本神话”?

这就是神道教的威力。

查考史料可知,神道教,是不折不扣的日本本土宗教,是一种集自然、天皇、祖先于一体的神崇拜。其主要教义是:天照大神从天降临统治日本,成为日本的天皇始祖。和他同来的还有许多神明,都成了日本贵族的祖先。所以,我们要虔诚信仰日本原有神明,忠君爱国。

早在远古时期,日本就有了神道教,但近代之前,神道教只是日本的地方宗教,各地分散很多教派。对日本人的精神整体影响并不大。

那么,神道教到底是什么时候、怎么在日本“做大”的呢?

史料显示,在日本,它兴于18世纪、盛于19世纪。

众所周知,日本文化的致命缺陷,是原创问题。即日本文化先天缺失主体性。从古至今,可以说有两个日本,一个是“汉化”日本,另一个是“西化”日本。但这并不表明,日本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土生土长的东西。尤其是“汉化”后、“西化”前、1718世纪的日本,致力原创的“本土文化情结”越来越强烈。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17世纪中叶,中国被满洲人征服,再遭华夷之变。眼见中国一步步衰落、古老帝国屡蹶不振,日本顾影自怜,顿生文化焦虑。于是就有人提出放弃中国儒学,寻求日本文化再生。

要用一种什么文化取代儒家文化呢?

 此时,一批日本学者发现了本土的神道文化。

于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历史传奇故事就成了无价之宝,其功能被无限放大,从那里寻找土生土长的日本精神,变成了原创捷径。结果,心灵手巧的近松门左卫门找到了郑成功,把郑成功变成“和藤内”,又把“和藤内”写成了“日本国家神话”,成为神道的一个经典故事。

     《国姓爷合战》在日本取得了巨大成功。《国姓爷合战》之后,日本的国家神话作品如雨后春笋一般,神道文化就这样兴起了。

然而,十七十八世纪的日本,神道文化兴起是兴起,但远未达到盛的程度。因为这个阶段的日本,还没有经历文明质变,虽有神道文化做精神支撑,却也不能仅凭神话故事促就民族崛起。所以,神道教的功力还是有限。

当时光飞转到了十九世纪,神道教终于迎来了全盛的发展机遇。明治维新引进西方文明令日本国运巨变,神道教借“国家主义”“民族主义”东风,迅速升级为国家宗教、全民信仰。

明治维新时的日本,神道教被无限解读;声称日本天皇不仅是天照大神的子孙,并且有着天照大神的神敇,因此是全权统治大地万国的君主。1870年,明治天皇作大教宣布诏书,公开以神的名义告谕天下:“朕恭惟天神天祖,立极垂统;列皇相承,继之述之,祭政一致,亿兆同心”,“今也,天运循环,百度维新,宜明治教,以宣扬惟神大道也。因新命宣教使,以布教天下。汝群臣众庶,其体斯旨。”

至此,日本神道政教合一,形成了国家神道。明治天皇在“宪法发布敕语”中开宗明义以国家神道论证其统治合法性:“惟我神我宗赖我臣民神先之协力辅翼,肇造我帝国以垂于无穷,此乃我神圣神宗之德威并臣民之忠诚武勇、爱国殉公,以贻此光辉国史之成迹”。《明治宪法》明确规定:日本“由万世一系之天皇统治”“天皇神圣不可侵犯”。

作为国家信仰,神道教在宣扬“唯神为上、皇权神授、天皇至尊”方面,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以神道教及神社为中心,军国日本形成了“人人无条件效忠天皇”“以为天皇赴死为荣光”的价值取向。在这种教义控制下,日本军人上战场之际,常相互勉励死后“神社见”。这样,战争就无正邪之分,只要是天皇发布的战令,就是高尚的圣战;战死军人的家属也会倍感“自豪和喜悦。”

神道教如日中天的日本,出现了不少超越近松门左卫门的推手,例如20世纪30年,日本有个著名哲学家叫高山岩男,他从《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中,将日本神话再次发扬光大。在他看来,中国文化早已过时,西方文化也早晚衰落,惟有国家神话能永恒推动日本崛起。高山岩男不仅主张将国家神话和神道教在日本张扬,而且要走向世界,成为世界文化。他甚至离谱地认为,日本所发动的对外战争,是“形成世界史的道义生命力的表现”。

于是乎,在军国日本疯长的年代,除了武士道,神道教也对日本人的精神世界产生了强烈刺激、起到了非同寻常的“激素”作用。凭借这份精神“激素”,日本在最短的时间里实现了全民意志的统一,将领导“富国强兵”的大权转移集中到天皇手中,到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日本面向世界启动疯狂战车时,这种神话已经培育了大批东条英机式的“战神”、成为他们用“圣战”征服世界的精神根据。  

出生于军人世家的东条英机,之所以很早就成为神道教徒,首先是受了父亲影响。

东条英机的父亲叫东条英教,是个日本陆军中将。因为受到派系斗争的困扰和排挤,生前郁郁不得志。于是他就把希望寄托到了与他神似的三子英机身上。从小就给他灌入武士精神和神道。不仅“神道”,而且还“神刀”。在东条英机还在上“幼校”时,东条英教就请了一位武士高手,教了儿子一套“神刀流剑舞”。

东条英教死前,留给儿子一本兵书《战术麓之尘》,希望儿子做个“效忠于天皇的合格军官”,为日本“征战建立功勋”。继承了父亲遗志的东条英机,很快成为标准帝国军人:为人苛刻,作风严厉。且笃信神道。

何以见得呢?

2008年,日本《读卖新闻》曾披露了东条英机的《战前日记》,还在没有位极人臣之前,东条就在日记在表示,他的生命的全部就是为了天皇,“军人每天的24小时,包括吃饭在内,都是在为天皇效忠。天皇不是人,是神。”

由此可见,此时的东条英机已经是一位虔诚的神道教徒了。如果说,懵懂少年时的他,对父亲灌输的神道可能一知半解的话,那么,进入开启作战模式的成年乃至进入不惑之年的他,可能是真信了。

就这样,东条带着他的信仰,从一个普通军官一路做到了陆军大臣。1941年底,荣升“大日本帝国”内阁第四十任首相的他,心执神道,率领日本军民,投入到太平洋战争豪赌中。即便战争已处下风之际,东条英机也依然抱住“日本是神国、日本不会败”信仰不放。太平洋战争的尾声,美国在日本广岛、长崎投下原子弹后,日本国内要求结束战争的声音越来越大,但是东条的军部依然垂死挣扎,煽动日本国民“本土作战”。1945810日,被迫辞去首相职位的东条英机召集往日的重臣开恳谈会,依然不改初衷,“大东亚战争的目的是为了东亚地区的安定和自我保全。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即使牺牲诸多士兵的生命、全体国民的幸福,也在所不惜。”作为虔诚神道教徒的东条英机坚信:日本是个神国,没有任何国家能战胜日本。

但最后的结果是,天皇让他放下武器,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

盟军把他押送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东京审判,法庭将他列为甲级战犯,判他绞刑。

临刑前,东条英机做出了最后一个惊人举动——

放弃了一生信仰的日本神道教,皈依佛教。

在死亡日记中,他如梦方醒地写道:神道教根本不是宗教。

到了这般时候,他心中的“神话”终于破灭了。

日本不是神国,天皇是人不是神——只有被打败了才有这种认识。东条英机如梦方醒,已临魂断。此时他心中“神”,救不了日本,更救不了他本人。

19481223日,绞刑架前的东条英机泪流满面。回顾自己的一生,他写道,“我是罪人中的罪人,笨蛋中的笨蛋。”

东条英机为什么会认为自己是个“笨蛋”呢?

他这么评价自己,还真不仅仅是自嘲,而是一种正确认识。纵览关于此人的记述,无论是他的同学同僚还是旁观者,对他使用最多的评价词就是——“性格认真”“头脑简单”。这是此类战争狂人的一个共性:偏执与迷信。他们的脑子有时极不灵光,甚至就是个迷信篓子,时常会被一些“宇宙真理”骗得一塌糊涂。

 为什么会这样?审视这些狂人,我们会发现,他们不仅在性格方面有严重缺陷,而且缺失基本的人文科学素养和常识,对一些歪理和巫术的识别能力甚至比普通受众还要低下,所以一旦出现了“宇宙真理”,他们就信以为真,令无根的自己抓住不放。而残酷的现实一再证明:那些披着“宇宙真理”的糟糕信仰,只能成为摄人灵魂的撒旦,无法成为人们心灵的上帝。而迷信他们的大人物,最后也难免成为坠入历史长河中的一粒尘埃。


更多内容请看本人新作《长进:中外史上的30条血训》。本书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倾力推出,现已开始预售,所有网上书店均可订购。京东网购https://item.jd.com/12152835.html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