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疑案梃击案是不是东林党苦肉计
2018-02-05 08:05:08
  • 0
  • 0
  • 0

本人新作《东林沉浮》由中国出版集团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出版,现已全面上市,敬请欣赏选节6——

 晚明疑案梃击案是不是东林党苦肉计

万历四十三年即公元1615 大明宫廷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持械闯宫事件。

这起事件史书称为“梃击案”。“梃”是棍棒的意思,“击”是袭击,所谓“梃击案”就是闯宫棍袭事件。关于这起事件,《明通鉴》是这样记载的:

五月,己酉酉刻,有不知姓名男子,持枣木梃入慈庆宫门,击伤守门内侍李鉴。至前殿檐下,为内侍韩本用等所执,付东华门守卫指挥使朱雄等收系。

晚明疑案梃击案是不是东林党苦肉计

这段记载说明什么意思呢,说五月初四黄昏时刻,有一个不知姓名的男子,持枣木棍闯入了慈庆宫,慈庆宫是什么地方呢,现在故宫已经没有这个建筑了,但是在当时大明皇宫,这可是个地标建筑,通称东宫,是太子的居住地。这个闯宫男子看来有一股子力气,一棍子扫过去打倒好几个内侍太监,一直来到慈庆宫即东宫的前殿。最后终因寡不敌众被众多侍卫擒拿,交给守城部队看押。

此案看似简单,是一起有惊无险的擅闯东宫案。但接下来展开的调查,却陷入无厘头般的迷局当中。

那么,行刺者马上被送审,遭到严刑拷打,做了第一次招供。嫌疑人说,我叫张差,是个农民,因为受到土豪劣绅的欺压,进京告状。但是初入京城,投告无门,不知道找哪个部门反映我的情况,所以就一路溜达,来到了皇宫东华门前。遇见一个人,说持枣木棍进入可当御状。就你拿个枣木棍进去,就有人受理你的冤案了,于是误入皇宫。

这从上边这段陈述,我们大致可以得出两个推断:

一、此人是受到指使。二、此人脑子不好使,属于一个莽撞人。他不知道一个百姓擅闯皇宫,会有什么后果。那么,平民百姓擅闯皇宫,会承担什么法律责任呢?在这一点上,历代封建王朝,大多是惊人一致的:死罪!大明律法也不例外。大明律规定:持械闯内宫,属于十恶之罪,形同谋逆,违者处斩。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张差说的是不是实话,没有被赦免的可能,无论怎么说,他横竖活不成。

但是事情会这么简单吗,凡事就怕联想,一经联想,简单的事情就不简单了,阴谋论就出来了。一起简单的刑事案件、司法案件,就往往会演变成政治事件。

当时的大明王朝接班人危机并未完全解除,朱常洛的接班人位置,时时受到威胁,而且此时大明政坛已经陷入了党争漩涡,群臣基于政见和利益组合,形成了诸多党争集团,在东林党之外,还有浙、齐、 、宣、昆各大党派。所以,只要朝堂发生了什么事,有个风吹草动,各党就要拿来说事,以此为本党加分。

对待“梃击案”,东林党官员认为,凶手张差闯东宫行凶,谋杀的目标很可能就是当朝太子朱常洛。考虑到郑贵妃一直怂恿万历皇帝废长立幼,想让自己的儿子把朱常洛的皇太子宝座取而代之,所以东林党官员认为,凶手张差的幕后主使,很可能就是郑贵妃。

东林大臣率先发难,他们的质疑声浪最高。此时,“东林先生”顾宪成已经作古,东林书院二代山长高攀龙是核心领袖,他和赵南星这些人虽然大多在野,但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天下舆情,对朝中的东林大臣也影响甚大。

于是,在东林元老们的鼓动下,一个东林系的中层官员主动站了出来,自告奋勇做了一回准主审官,对张差进行特别提审。

这个官员,就是刑部主事王之寀。

王之寀,陕西大荔县人,万历二十九年进士,初任地方知县,廉洁干练,曾因秉公执法、爱民如母、且有效治理水患,而深受百姓爱戴,被当地百姓建祠堂纪念。后调中央,任刑部主事,继续发挥刚直行事风格。

挺击案的发生,令王之寀再次脱颖而出。他对此案早就心怀疑虑,作为刑部正直官员,他觉得自己责无旁贷,必须要搞了水落石出。

王之寀站到了嫌犯对面,对嫌疑人采取了特殊的刑罚。

什么刑罚呢?饿刑。

   先断了张差的吃喝,几天让他水米不,等到这个张差快成饿死鬼的时候,叫人端来一大盘子美味佳肴,摆到张差面前:说吧,说了这些好吃的都是你的。这张差已经被饿得头昏眼花了,看见这美味佳肴,产生了巴普洛夫反应:条件反射。于是招了,进行了第二次招供。这个张差是怎么招的呢?

《明史记事本末》是这样记载的: 张差说,“有叫我不知姓名老公,说事成与尔几亩地种。一老公与我饭,说:你先冲一遭,撞着一个,打杀一个;打杀了我们救得你。遂与我枣棍,领我到宫门,守门阻我,我击之堕地。已而老公多,遂被缚。小爷福大!

这段史料说的什么意思呢?说明张差是被雇行凶,被什么人所雇呢,老公。去杀什么人呢,小爷。小爷指太子,那么“老公”是什么人物呢?这个“老公”和现在女人称呼自己的丈夫,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在古代专指太监。张差说,有不知姓名的太监,把我叫过去,说让我去行刺太子,事成之后,说给我几亩地种,你尽管去东宫去打杀一番,如果你成功了,那你功劳很大。万一你不幸被捉住了呢,我们也有办法把你救出来。于是我们就按他们说的做了,但是东宫守门太监太多了,我寡不敌众,最后还是被抓了,这个太子还是福大命大。

那么,雇张差的到底是伙什么人呢,此案还涉及哪些人呢,史书《明季北略》进一步记载:张差“言有马三道诱至庞、刘二太监处,语多涉郑国泰”。

这段史料记载的,就更详细了。说三伙人与此案有染:

一、马三道。道上的、江湖人。第二、庞、刘二太监,这是郑贵妃的近侍太监庞保、刘成,宫里的。三、郑国泰,此人是郑贵妃的亲弟弟,家里的。这个审问结果震惊了朝廷内外,涉及此案的郑国泰,马上做了自我辩白,说我根本不认识张差这个家伙,这家伙思维混乱,风言风语,临死乱咬。

因为具体细节雇凶的具体过程,张差不肯当着王之寀的一人的面和盘供出,再加上涉案人矢口否认,所以王之寀要求皇帝召集各部,进行“三司会审”当堂对质。

那么什么是“三司会审”呢?

“三司会审”又叫“三堂会审”,是古代对特大案件最高审判方式之一,由三大司法机关联合审问,这三大司法机关就是刑部、都察院、大理寺,相当于现在的公检法联合办案。万历皇帝看了王之寀的奏疏,感觉这事比较麻烦,三堂会审?事情搞大了,宫廷内外鸡飞狗跳,那对皇家的声誉极为不利,于是压下来,不给答复。但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有人谋杀太子的消息不胫而走了。传遍了朝内外,甚至整个京城都知道了,要求追查幕后黑手的声音是震耳欲聋,尤其是东林人力挺三堂会审。

在排海倒海的声浪中,又涌现出一位东林干将——工科给事中何士晋。他一连上了三疏,向皇帝发难,将万历皇帝的军。他的上疏义正辞严——

“此时张差之口供未具,刑曹之勘疏未成,国泰岂不能从容少待,辄尔具揭张惶,人遂不能无疑。若欲释疑,计唯明告宫中,力求皇上速将张差所供庞保、刘成立送法司拷讯;如供有国泰主谋,是大逆罪人,臣等执法讨贼,不但宫中不能庇,即皇上亦不能庇。”

何士晋这句话说的什么意思呢,说现在嫌疑人的口供没有坐实,所有涉嫌犯罪的人员,都不能摆脱干系,你怎么辩白也没有用,所以为了查明水落石出,必须进行三堂会审,所有涉案人员全部到庭,由嫌疑人当堂指证,如果嫌疑人指证谁是幕后黑手,那么别说后宫有人要庇护这个人,就是皇帝想保护他也不成。

何士晋这番话可谓大胆有力。一个工科给事中,小小的七品官,他为什么敢对皇帝这么说话呢?除了性格原因,还有他所担任的职务及其大明的政治背景原因。

何士晋担任的职务给事中,级别不高作用不小,是专门替皇帝监督六部、给皇帝提意见的言官。那么这些给事中到底是怎么干活的呢?

主要工作方式就两字:开炮。用今天的话说,这些给事中都是职业炮筒子。专门负责向各色人等开炮。我们今天如果有个某个公众人物,出来就某种社会现象,进行措辞严厉地批判,那么我们叫“炮轰”,是一个重大新闻,然而在明代“炮轰”它不是新闻,这些言官天天“炮轰”,专业干的就是这种事。任何人只要被这些言官抓住把柄,就会被他们骂得体无完肤,狗血喷头。他们不仅骂他们认为的奸臣,而且还敢于骂他们担心出现的昏君——向皇帝开炮,指出皇帝的过错,规劝皇帝改正错误。

   在这种环境下,产生了很多著名骂书。当时大明就是这么一种风气。

那么我们时下所讲的这个何士晋,也是当时著名的一个言官。虽然此时他代表的东林人,没有确凿证据,指证郑贵妃姐弟二人就是主谋,但如果不会审则难逃干系。这一点让皇帝无路可退,万历皇帝迫于压力,决定三堂会审。

会审的官员要求庞、刘二太监到庭,与张差对质,这个庞、刘二太监被迫出庭,结果被张差当庭指认,说就是这两位,让我去谋害太子。但是,庞刘二太监却矢口否认:我们不认识,不认识这个疯子。三司官员要求涉案的国舅、郑贵妃的弟弟郑国泰出庭。可是郑贵妃在老皇帝面前梨花带雨、哭哭啼啼、百般阻挠,不让弟弟出庭,最后郑国泰拒不到庭。可以说,这个三堂会审基本流产了。但是却坚定了力挺太子的东林大臣的预判:这场“梃击案”,它不是一个孤立的个案,而是一场有预谋的,针对太子的政治暗杀。

那么这起案件的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纵观此案脉络,我归纳此案真相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误打误撞。就是像张差第一次招供所言,他就是个农村上访户,到京城告状,投告无门,有京城地痞于是告诉他:拿个棍子进皇宫,有人受理你的冤案。然后,自己看热闹,搞个恶作剧。

那么,也许有人会问,一个农民拿根棍子误打误撞,就能进入东宫吗,这种可能性存在吗?

我认为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有些地方,虽然看似森严壁垒,其实漏洞百出,无知无畏的人很容易闯进去,这样的案例也是屡见不鲜的。

例如上世纪冷战时期,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空防何等严密,但1980年却发生了红场事件。19岁的大男孩、西德业余飞行爱好者鲁斯特,驾驶租用的一架民用小飞机经过长途飞行,在苏联红场顺利降落,举世震惊。大国防空,形同虚设。苏联国防部长多名高官因此下台。鲁斯特仅有40小时飞行记录,却能突破当时世界上超级大国的防空网。那么,古代一个农民告状户,无知无畏,闯进没有雷达报警系统皇宫,也不值大惊小怪了。

这是第一种可能,误打误撞。

第二种可能是什么呢?

那就是:雇凶杀人。此人真是郑贵妃派手下太监找来的杀手,意在一举除掉朱常洛,让自己亲儿子朱常洵上位。

当然,也有不少人为郑贵妃辩护,认为手段太小儿科,搞政治暗杀用个愣头青,凶器是棍子,单兵作战,这样的政治智商和心狠程度都不高。但我以为,以此排除郑贵妃嫌疑的理由也不充分,且问:从性情外露到跳出来为儿争位,郑贵妃哪一点表现不蠢?不一定搞政治的女人个个是人精、是武则天。事实证明,郑贵妃是个贪婪有余、智慧不足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做什么事,都可能是给自己人帮倒忙。

那么,第三种可能是什么呢?就是苦肉计、栽赃陷害。

古今中外,在政治斗争中,这样的苦肉计屡见不鲜。候选人雇人袭击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因为选民都是有同情心的,候选人如此受害一下子,就剧增了人气选票。

比如2009年岁末,意大利政坛,就发生过这样一起袭击候选人事件。时任意大利总理、具有传奇色彩的贝卢斯科尼,遭到议会罢免动议,总理之位岌岌可危。就在此时,贝卢斯科尼出席一场政治集会,突遭一名男子袭击,一块硬硬的雕塑结结实实砸在贝卢斯科尼脸上,老贝脸部当场血肉模糊,鼻骨骨折,两只假牙被打飞,嘴唇内外也严重受伤。本来,贝卢斯科尼因受弹劾困扰,很多民众也上街游行要求罢免他,马上要下台。但袭击事件发生后,民调结果显示:老贝因祸得福,支持率上升了多个百分点。总理位置保住了,又干三年。所以,事后有人质疑老贝挨打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表演,称他只是想借此赢得同情和支持。

那么,这种可能会不在太子朱常洛身上存在呢?

当时就有其他党派大臣认为,是东林人帮助朱常洛搞的鬼。是他们派人找到张差,让他如此这般。张差不知真相,以此招供。

那么把这种事放到东林人身上合适吗?

虽然朱常洛的心智并不高,他设计“苦肉计“的可能性极小,但我认为放到东林人头上,大约也是栽赃,未免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早期的东林人,其主流还是正人君子居多,不屑搞政治阴谋。当然,也不能绝对排除,一些“有智"加入东林阵营的个别人,为了党同伐异,设计此计,给东林党及下届皇帝交了“投名状"

以上是此案真相的三种可能。

误打误撞、雇凶杀人、苦肉计。这个挺击案,到底演的是哪一出呢?如同争国本一样,对于“梃击案”群臣又分成了两派。一是东林派。二是后党派,就是以郑贵妃为首的后党势力,以及与郑贵妃关系密切的浙党等大臣。东林派就认为:这是一起不折不扣的刺杀太子事件,幕后黑手郑贵妃。而后党派认为:是东林人帮助朱常洛搞的鬼,设计了苦肉计。

万历皇帝是怎么认定的呢?

对他而言,这起案件你查来查去,最后挖出谁是幕后黑手,不管是郑贵妃、郑国泰,还是什么内宫太监,甚至是朱常洛太子党,这都是属于家丑,对这个万历皇帝都脸上无光。所以,万历皇帝不想把事情搞大、杀爱妃、打家庭官司、他不干。

怎么才能化解这场家丑闹剧呢?执政半辈子的老皇帝万历毕竟老道,老戏骨了,他就此演出了一场宫廷煽情大戏。这场大戏是怎么演的呢?

史书《明史纪事本末》记载:万历皇帝“驾幸慈宁宫,召见百官……命内侍传呼三皇孙至石级上,谕曰:朕诸孙俱已长成,更有何说。顾问皇太子:“尔有何语,与诸臣悉言无隐。”皇太子曰:“似此疯癫之人,决了便罢,不必株连。”又曰:“我父子何等亲爱,外廷有许多议论,尔辈为无君之臣,使我为不孝之子。”上因谓群臣曰:“尔等听皇太子语否?

这段史料说的是什么意思呢?说这个二十多年不上朝的万历皇帝,为了 “梃击案”,破天荒地在慈宁宫召见百官群臣了。慈宁宫是什么地方呢?那是太后的寝宫,万历皇帝的亲妈、太子朱常洛的亲奶李太后的居住地。此时老太后已经辞世一年,儿孙们到了这里,不免触景伤情。

万历皇帝让人把朱常洛的三个儿子,也就是自己三个皇孙,抱到了台阶上,对大臣们说,你看我的三个孙子都这么大了,我还有什么想法?一家人天伦之乐,其乐融融的多好。说完这句话,转过头来对太子说,关于“梃击案”你是怎么看的?太子朱常洛此时表现得倒很知趣,知道老父亲是什么意思,于是说了这样的结案意见:这个行刺者我看就是个疯子,疯疯癫癫的,把他杀了就行了,不要株连太多的人。转过头来,朱常洛又对身边这些群臣说:有人说我们父子关系不好,这纯粹是造谣,你们以后不要再嚼舌头、说这样的话了,别让我做不孝之子。

万历皇帝对大儿子的这番表态非常满意,对群臣说:你们听见皇太子说什么了吧。

就这样,在老皇帝与太子的授意下,刑部以疯癫奸徒定罪,将张差凌迟处死,而庞、刘二太监于内庭秘密处决。

据史书《先拨志始》记载,张差临死前说了这样一番话:“同谋做事,事败,独推我死,而多官竟付之不问。”

张差临死前说,那么多人一起谋划这件事,这出了事就把我推到前台当替罪羊,而主审官也不闻不问,对那么多涉案人员竟不予追究了,这大明的司法实在是太黑暗了。

轰动一时的“梃击案”,草草结案,终于落下了帷幕。然而,到底谁是真正的幕后真凶,却永远成了历史谜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