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道当死:军国不是强国最高境界
2017-11-06 08:23:14
  • 0
  • 0
  • 0

本人与清华大学出版社合作的新作《长进:中外史上的30条血训》正式面世,敬请阅读第二十八《狼道当死,军国不是强国最高境界》选段——

狼道当死:军国不是强国最高境界

 我们知道,二战是由德日意三大“轴心国”引发的。这三大“轴心国”从国家体制而言,均可谓军国。我们今天回过头来探讨军国的命运,大德意志帝国、大日本帝国、法西斯意大利王国,再往前追溯,蒙古帝国、沙俄帝国等等,都几乎是虎头蛇尾的。故早在千年前,遭到蒙古帝国侵略的中国,就有“胡运不过百年”之说。

狼道当死:军国不是强国最高境界

短命军国的现代样本,当属二战轴心国:德意日。

这三大帝国的寿命,加起来不到百年。希特勒统治的“大德意志帝国”,从19391945,只有区区六年寿命,墨索里尼掌控的“法西斯意大利王国”,从19221943,只活了21年;相对较长的是军政府加天皇共治的“大日本帝国”,从18891945,满打满算,56年到寿。

现代短命帝国的病症在哪里?

简单说,两病。一是体制病,二是精神病。

我们知道,一个国家的本质,基本上是由国体与政教来决定的。军国之质亦不例外。

就国体而言,德日军国的政治制度虽然也美其名曰“宪政”,但实际上却是宪政的“半拉子工程”。简而言之,就是君主宪政、限量民主。《德意志帝国宪法》及其高仿他们的《大日本帝国宪法》其主要特点是帝国中央权力广泛、带有浓厚的专制主义和军国主义色彩。虽然国家有议会,议员自由选举产生,但议会却不是国家最高权力机构,政府和军队不需对议会负责,而是效忠国家君主元首。君主不是虚君仍是实君,拥有国家最终决策权。君主首相元首,他们才是国家最高权力掌控者,而非国民议会。对比英法美等以议会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完整宪政民主国体制,“德意志帝国”及“大日本帝国”的国家体制,当然就是“半拉子工程”:民主中带有专制,文明中夹带野蛮。

     这是体制病。再说精神病。

就政教及国家信仰而言,军国亦患上了严重精神病症:国家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加狼道文化。狼道文化发病时的表现:只顾弱肉强食好勇斗狠,不顾道义是非。这个精神病与信奉“丛林法则”及“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信徒类同。

 就拿所谓的“大日本帝国”来说。自从明治维新走上军国之路后,征服欲就成为整个国家的前进动力及精神支柱。从日清战争到日俄战争再到一战,征服欲无限膨胀。先是征服朝鲜,而后征服中国,再打跑沙俄,最后竟打起了征服美国、做世界老大的念头。征服的亢奋根本停不下来了。

伴着征服欲一统疯长的,是极端民族主义。我们说,一个民族的崛起固然需要民族主义,但要走向极端,也一定是灾难。军国德国日本的民族主义最后都走向极端。他们自认为本民族是世界最优等民族,与“优等民族论”相对应的,当然就是硬币的另一面:“劣等民族论”。“大德意志帝国”把犹太人、罗姆人看做劣等民族,“大日本帝国”也不屑地将周边中国人朝鲜人视为无法比肩日本的劣等民族。20世纪初叶、以远藤隆吉、芳贺矢一为代表的日本一部分国学家认为:失去了优秀感,也就失去了日本人的资格。远藤隆吉在《日本我》中强调:“日本人在其精神中有一种核心信仰:我是日本人,日本是世界上卓越的国家”。

如果仅从批判本国人对西洋的崇拜来说,远藤隆吉的“日本人优秀论”似乎会产生些许好作用,但如果以此作为歧视其他民族的理论依据,则毕露明显的反人类倾向,就会偏离正道了。不少持“日本人优秀论”的日本国学家把本民族看做完美无缺的民族,从人种到历史传统都大加颂扬,甚至好战也被他们说成是日本人的长处——好战是因为日本人喜好竞争,而喜好竞争则是因为喜好进步,所以日本人是天生的进步民族。

与此同时,他们却加剧蔑视和贬低其他民族。日本一些学者认为:像大和这样优秀的民族自然有权统治其他民族。诸如写出《日本国民的真精神》的天眼子就主张对外政策也要践行“国魂主义”,“向海外伸张我国威国风,扩充日本化之领域”,“进取经略非仅限于派遣兵队,割占他国,而应将我国之语言、风俗等有关我国风貌,尽可能向外国扩充之”。这个日本国学家的理想,就是让日本扩张到世界各个角落、全世界人都讲日语。

这些“优等民族论”的鼓吹者将所有眼力都盯在了“伸张国威”上,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军国体制民族主义发展到极致,必致灭顶之灾。

我们知道,大凡极端之物,多衍生愚昧、浅薄、狭隘、粗暴,所以半拉子宪政的军国体制一旦与极端民族主义政教结合,那么无需史学家施以妖魔化笔法,其结果必生妖魔。

应该承认,日耳曼民族与大和民族的文化素养无疑很高,一个民族有很高的文化教养、“行为严谨”、“举止自律”、“品质廉洁”,确实是值得骄傲,但同时我们更该冷静认清:这绝不能保证整个民族不会误入歧途,也不能保证这个国家在极权的体制下、极端的政教前、不会做出危害其他民族和国家的罪孽。

世所共知,军国日本的末日是接顶峰之“踵”而至的。

1937年发动七七事变到1941年偷袭珍珠港,这段时间世界无国敢惹日本,尤其偷袭珍珠港后的半年间,日本达到一个回光返照的军事顶峰。

我们现在看日本地图,其领土与在甲午战争前基本没有变化,都是37万平方公里左右。日本“版图”扩大是从发动甲午战争始,先后占领了朝鲜、琉球、库页岛、千岛群岛、台湾岛、中国大部。二战爆发后,东南亚大部分国家,如马来亚、泰国、菲律宾也尽为日军盘踞。太平洋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尽为日本势力范围,太阳旗招摇千万里。

如今网上仍可搜到二战时期日本绘制的“大日本帝国”全盛时“疆域”,加上广阔海洋大陆架,日本甚至达到“三分天下”。乃至后来有人言,如果不偷袭珍珠港,捅了美国马蜂窝,日本会不会在亚太站稳脚跟?千万里疆域都在学说日语?

 然而,无论是从道义还是实力的角度讲,日本早晚必败。为什么这么说呢?

应该承认,太平洋战争爆发初期,日军的气势显得比美军盛,在一对一的格斗上,日本兵敢玩命不怕死,相形之下,美国大兵有些惜命怕死。但是,最后交战的结果,却是“怕死”的美军完胜“不怕死”的日本“虎狼之师”。

原因在哪里?

1945年春夏之交,在美军即将进攻日本本土前,美国总统罗斯福发表著名演说,道出美日哲学相克:我们即将进攻日本本土,这不是说要消灭日本的所有居民,但是确是要消灭这个国家里的基于征服和奴役其他人民的哲学思想。              

关于日本的“军国哲学本质”,西方思想家早就一针见血:日本的立法精神是残暴的,他们相信只有更严厉的残暴才能驾驭残暴。

以残暴见长的国家,有理性可言吗?

战时日本人的精神状态,与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人极其相似,最后疯狂的神风敢死队的出现,与德国少年团出战一样,基本丧失了理性和人性。

而日本人的对手,美国人的战时精神状态则是另一番情景。

众所周知,美国是个多民族移民国家,美国人看起来个个很散漫,但是当国难临头时,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皮肤颜色不同、体格形态各异,文化背景有别、贫富分化悬殊的美国人不是“各自飞”,而是如混凝土般地团结在一起。

不言而喻,相对美国,日本已隐隐失去了道义制高点。一个立志做禽兽的国家,有终极正义可言吗? “为吞食他国而战”和“为自由而战”,可以说这是两种不同的精神境界,亦可演化为“狼性”与“人性”的博弈。在太平洋战争中,美军不同日军的一个重要精神点,是他们不像日本那样孤注一掷,豪赌本国人生命。而惜命的军队不代表没有战斗力,铁血军团也不意味着永远铁板一块。关键是他们身后的综合国力与民心向背。

 “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这就是直面虎狼之师,美国取得胜利的精神底气。正如总统罗斯福在对日宣战时所言:“现在我们确信,一个国家要和纳粹讲和,只有以彻底投降为代价。两年来的经验已毫无疑问地证明,任何国家都不能姑息,没有一个人能用安抚的办法使猛虎变成温顺的小猫。对残忍不能姑息,不能对牛弹琴。”

于是乎,交战结果,美国魂战胜了此前无敌的和魂武士道。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以德意日为核心的轴心国开启的一场弱肉强食的丛林战争,所幸最后变成“有道”伐“无道”。轴心国军队在战争中兽性累累,灭绝人性的屠杀无处不在,其行为超出了人类定义的底线。世界认识到虎狼之师的危害性,组成反法西斯同盟军将他们打败。美日之战,除了国力因素外,更有“道”之比拼,从“道”的底色上讲,二战时的日本武士道已经彻底异变为“狼之道”;而美国山姆大叔之道则是“人之道”。山姆大叔打败了武士,相当于人征服了狼。战争已无关东洋世界与西洋世界分野,而是演变为“抉择人类文明大方向”战役。战争结果,充分说明一个世界潮流与公理——

狼道当死!军国不是强国的最高境界。

因为再凶狠的狼,也不是软硬实力俱强的人的对手!

 

      更多内容请看本人新作《长进:中外史上的30条血训》。本书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倾力推出,现已开始预售,所有网上书店均可订购。京东网购https://item.jd.com/12152835.html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