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珅的死对头阿桂是个怎样的官
2017-08-31 06:55:53
  • 0
  • 0
  • 0

本人与清华大学出版社合作的新作《长进:中外史上的30条血训》正式面世,敬请阅读第九条王的天空下,若非“忠与叛”,休道“廉与贪”》选段——  

     和珅的死对头阿桂是个怎样的官

 自古以来,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奸臣与忠臣,贪官与清官,是泾渭分明的,奸臣必是贪官,忠臣必是清官。其实,这样的泾渭分明只能在评书中存在,而在真实的历史中,这是几组可以混搭的脸谱:忠臣可以是贪官,奸臣也许是清官。忠奸廉贪不停变脸,这样的“花脸官员”在中国庙堂中,大约才是常态。                        

晚清大员阿桂就是这么一位“常态官员”。

和珅的死对头阿桂是个怎样的官

    阿桂这个名字,现代读者可能会感到陌生,但是一旦提及另一个跟他密切相关的人物,那可就无所不晓了。

这个与阿桂密切相关的人物,就是和珅。

拜辫子戏所赐,现代几乎人人都能对和珅的故事道出一二,都知道那是乾隆皇帝的红人。辫子戏看多了观众还应该知道,乾隆的儿子嘉庆皇帝不喜欢和珅。所以老爹一死,尸骨未寒,嘉庆皇帝就将和珅拿下,随乾隆皇帝一同“葬”了。

后人在分析这段历史时,或言和珅对嘉庆不敬,或言嘉庆立志做明君,其实这都是过于贬低和珅的智商、美化嘉庆皇帝了。

不是嘉庆皇帝不需要抬轿子的,作为新君,嘉庆皇帝当然比老皇帝乾隆更需要抬轿子的,只是他死活不让讨厌的和珅抬。

 那么,不喜欢让和珅抬轿子的嘉庆,喜欢让谁抬呢?

他就是我们这一节的主人公阿桂。

史料显示,阿桂是嘉庆最欣赏的老臣。这个人的来头很不简单,他的出身比和珅显贵,父亲是一品大员刑部尚书大学士阿克敦,作为官宦之后,阿桂也备受皇帝器重。在乾隆禅位给儿子嘉庆时,阿桂位列首席军机大臣,排在和珅前列。当然,在乾隆当政时,他不是皇帝的第一宠臣,和珅才是,阿桂虽位极人臣,但他的实际权力没有和珅大,在乾隆面前,也没有和珅那么红。

  阿桂人生的最后辉煌,是新君嘉庆给予的。他在嘉庆二年寿终正寝。嘉庆亲自主持吊唁,赠诗一首:“帝念功勋旧,朝廷重上公。将星落霞表,箕尾见云中。函丈仪曾侍,纶扉望最隆。路人知感泣,不愧世家风。”

       这首诗的大意,就是嘉庆皇帝称赞阿桂,功勋赫赫,德高望重,是官员榜样,世家模范。

  一个老臣被新君如此评价,可谓最高哀荣。

嘉庆皇帝还宣布,赠阿桂一品太保,入祀贤良祠,谥号文成。

      这个太保在清朝是个辅佐太子的最高品级官员,位列三公。而贤良祠,则是清朝供奉王公大臣以及有功国家者的祠堂,一共不到百人,就有阿桂一个位置。谥号也是一种很高的荣誉,清朝只有一品大员才能得到皇帝册封谥号,“文成”的谥号称谓排序也是比较靠前的。

追赠,入祀,谥号,写诗悼念,新皇嘉庆等于向全国发出了“学习阿桂好榜样”的倡议。寿终正寝的阿桂瞬间成为举国哀思的德高望重的杰出模范官员。

为什么一个朽去的老臣,能得到嘉庆皇帝如此欣赏呢?

这个阿桂,到底是个怎样的官员呢?难道他真如皇帝褒扬的那样,是个一心为公、两袖清风的模范官员吗?                     

史料显示,阿桂的官场阅历很不简单。

他虽然没有和珅那么能贪,但也不是个干净的官员。

阿桂的父亲叫阿克敦,在曾担任近10年的主管司法审判事务的刑部尚书,早在雍正时期,阿克敦就在经济方面出现问题。他曾经代理两广总督,调任后遭到同僚上章弹劾,指责他挪用海关额外税银,向运米船索取“规礼”,还包庇贪赃的下属。严苛的雍正皇帝下令将阿克敦就地逮捕下狱,而后加重判处他“斩监候”,相当于现在的死缓了。眼看这人就完了,好在雍正最后念其在水利工程方面有些在行,急需技术官僚,又从轻发落。

虽然父亲在经济问题上犯过错,但阿桂并没有吸取教训,他也犯过严重的经济错误:曾因徇私枉法差点被乾隆皇帝处死。

乾隆十一年,出任户部银库郎中的阿桂,因为库项被窃,以失察之罪被降调为吏部员外郎。乾隆十三初,阿桂随兵部尚书班底赴四川军营办事,被劾以“勾结蒙蔽”,而交刑部审讯。后因乾隆帝念其父阿克敦年老,只有阿桂这一儿子,才格外开恩,没有治他的罪,将其释放回家。

这爷俩都因为经济问题,差点掉了脑袋。但是,这老阿家却没有引以为戒。第三代接着贪。

史料记载,乾隆四十三年七月,阿桂之子阿迪斯,又被人指控贪赃枉法,被抓了现行——查到赃款金银八箱。乾隆帝大怒,下令将阿迪斯发配伊犁充军,其父阿桂连坐,降二级留任。

  作为储君的嘉庆,当然不可能不知阿桂“前科”,但他称帝后还是高度评价阿桂,极力贬低和珅,只有更深一层的原因来解释。

   原来,这个阿桂是和珅的死对头。他和新君一样,非常讨厌和珅。

   阿桂比和珅大 33 岁,父亲阿克敦是康雍乾三朝元老,阿桂又是乾隆三年的举人。而和珅呢,虽然也是满人,却既非贵族,也非科举正道出身,他从小死了爹娘,是靠人接济长大的,文化程度有限,相当于一个满人白丁。这样家庭教育背景,贵族绅士阿桂能轻易看得上么?

基于血统的高贵,阿桂看不上和珅,二人时长闹矛盾。

我们知道,阿桂与和珅都不干净,而且二人还是死对头。那么,两个贪官,为什么没有惺惺相惜,而是成为政敌呢?除了出身高低的先天因素,还有没有其他后天因素?

查考史料可知,这个果然有,而且大有玄机。

二人之所以成为政敌,是因为和珅查过阿桂家不干净的事。

说来有趣。可能现代人有的不知,号称清史第一贪的和珅,居然是以反贪起家。史书记载,查处阿桂儿子阿迪斯贪污那件事,就是和珅干的。

那时,和珅很年轻很直溜,以“清廉干练”之品能深得乾隆信任,乾隆委和珅以兵部侍郎要职。一次,乾隆皇帝南巡途中,得知有大臣涉嫌贪腐,便派和珅去调查。和珅雷厉风行,迅速锁定贪污要犯及其贪污事实。

和珅在为皇帝反贪期间,查处了不少大案,最后,这些大员通过人情,往往平安着陆,皇帝交了人,和珅却得罪了不少大员。诸如两广总督李侍尧贪腐案,总额达三万五千两白银。如果依法治罪,死个十次八次都够了,但是当时的情况是,官员们从上到下贪贿成风,三万多两银子对一个总督这样的封疆大吏来说又的确是小菜一碟,这一点乾隆心里很清楚。和珅给皇帝的建议,是判处李侍尧斩监候,也就是死缓。但最后的结果却是,皇帝决定对李侍尧从轻发落。最终,李侍尧的案子在乾隆皇帝的亲切关怀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本来该死的李侍尧不但没死,而且还越混越好,随后迎来了其政治生命的第二春:图形紫光阁。就是把他的画像挂在紫光阁里,位列乾隆朝前二十位功臣之一而敬仰。

这件事,包括之前查处阿桂家族的种种事,对和珅的心理刺激非常大。他终于悟到:主子最在奴才的品质,不是廉与贪,而是忠于叛。只要你忠于主子在主子面前会来事,纵然再贪也没有大不了的。

于是,反贪官员和珅,人生华丽转身,开始反过来贪,终成一代巨贪。

后来和珅成为巨贪事发后,有人提及阿迪斯案,称这是和珅对阿桂家族的诬陷。但事实是,阿迪斯贪污案铁证如山,清廷从未给予平反。可见,官贪无处不在,人人难以幸免,一团和气时你贪我贪,没毛病,权力斗争时这就是打垮对方的有力抓手。乾隆时代的巨贪和珅亡后,嘉庆时代又如何呢?一个旧贪倒下了,无数个新贪又站起来,病人膏肓之体,岂会因摘除冰山一角而痊愈?

看看阿桂与和珅的经历,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不免会问:和坤和大人,果真是“因贪而亡”吗?阿桂大人,又真的是“因廉而荣”吗?

  先解惑第一个问题。和珅,这位乾隆年代的显赫人物已被当代影视搞成一个简单符号,成为因贪而亡的蠢货。从刘罗锅到纪晓岚,似乎“正面人物”都要跟他耍弄,方显英雄本色。且不论和坤是否真比刘罗锅、纪晓岚蠢,单从“第一宠臣”到“天下第一贪”的名至实归,其为官的本事恐怕刘罗锅、纪晓岚望尘莫及。史书记载,所谓“铁齿铜牙”纪晓岚,就是乾隆皇帝一御用文人,乾隆皇帝以“倡优”戏之,如此汉臣根本没有与满族权臣和珅面平起平坐的资格,他对满人和大人,只有巴结的份,哪还敢对抗呢?所以说,一般巨贪并不简单,并非脑满肠肥的蠢货。和坤的命运跌宕起伏,其玄机绝非一句“因贪而亡”那么浅表。这位和大人二十几岁便“在军机房行走”,可谓少年得志,直至发达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第一宠臣,最后晚年忽遭收监赐死,落得了“天下第一贪”的臭名,岂是一句“莫伸手伸手必被捉”的“幼稚铭”就能诠释的? 

  细细分析和珅的落马,发现还是另有一番奥妙在其中的。作为“圣主”乾隆的第一宠臣,他是在乾隆死后5天被嘉庆皇帝抄家下狱的。笔者读过这位巨贪最后时光的诗作,一篇《悔诗》,一篇《临刑诗》。诗中哀叹“空负九重恩”、“认取香烟是后身”,四大皆空之情溢于言表。总有后人撰文,以两诗为据,称和坤醒悟得太迟了,早应悔不该贪。然而,笔者以为,和坤若真的要表达贪之悔,那么他的认知能力未免太低了。若如此,他并未真正醒来。

   从历史上看,作为前朝重臣无论廉贪,其结果一般都不会太好。若想保全性命,一要未雨绸缪,极早投入巴结新君的准备,二要无毒不丈夫,殊死一搏,篡权夺位。而和坤第一他看不起嘉庆且有表露,第二他又没有夺位的胆略,如此,新君即位树立权威,还会有他的好吗?打掉和坤,最合算的当属这位嘉庆皇帝了,既打掉了重臣树了皇威,又捞到了足够吃饱好几年的银两,还大力弘扬了一把反贪精神,可谓一举三得。关于这中间一点,连民间百姓都看出了,和珅被嘉庆皇帝杀掉后,坊间不是到处流传这句民谣吗:和珅跌倒,嘉庆吃饱。谁吃亏谁占便宜,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可见,和坤之亡,并非因贪而亡,主要亡在易主。正如和珅在华丽转身时“间或悟到”的那样:主子认定奴才最可贵的品格,不在廉与贪,而在忠与叛。

藉此,我们可以再进一步说话:在封建帝王眼里,贪而忠者,可信,故可留。廉而忠者,稀少,故可树。最难容忍的是“贪而不忠”,如巨贪和坤给嘉庆皇帝就留下了这种印记,不敬不忠且贪,属“异己贪官型”,便顺理成章地被新君拿来祭了反贪大旗。

 

 

  显而易见,不是嘉庆伟大,不是阿桂廉洁,一切都是权力斗争作祟。

 

更多内容请看本人新作《长进:中外史上的30条血训》。本书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倾力推出,现已开始预售,所有网上书店均可订购。

当当网购http://product.dangdang.com/25138509.html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