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移宫案东林党赢在先下手
2018-02-26 07:15:06
  • 0
  • 0
  • 0

本人新作《东林沉浮》由中央电视台与中国出版集团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联合出品,现已全面上市,敬请欣赏选节8——      

          晚明移宫案东林党赢在先下手 

公元1620年9月26日,泰昌帝朱常洛突然死亡,使大明皇帝接班人再次成为问题。

     因为此时的大明王朝,没有皇太子,只有皇太孙。他就是朱常洛的长子朱由校。他是在爷爷万历皇帝临终之前,作为太子的长子,被晋封为皇太孙的。因为爷爷刚走了一个月,父亲便撒手人寰了,所以他这个皇太孙,还没来得及转正“太子”,所以要继承皇位,还隔着一道程序。也就是说,必须要完成两个仪式——晋太子、登基大典,他才能成为名正言顺的皇帝。

      问题的关键还不在这里,程序问题在礼仪之邦的中国向来是好办的,不好办的是皇权的拦路虎绊脚石。有个潜在的皇权威胁、意欲垂帘听政的人——朱由校的养母李选侍女士。

晚明移宫案东林党赢在先下手

我们上集讲了,泰昌帝朱常洛临死之前,做了一件果断事,收回封郑贵妃为皇太后的圣旨。因为这个郑贵妃与两宫案有染,是个“惹事精”。这件事做得比较英明。但同时,这个短命皇帝又留下一个新隐患——自己最宠幸的嫔妃,长子朱由校的养母李选侍往哪摆。

一般看大明这段历史剧的观众,以为李选侍是个人名。其实不然,选侍不是人名,而是一个嫔妃封号,是嫔妃中品级较低的,低于包括才人在内的各种妃子,地位仅高于淑女,再往下就是宫女了。但是这个级别不高的李选侍却非常受朱常洛的宠,朱常洛当了皇帝后,准备将其封为妃——康妃,而李选侍还不大乐意,看那意思是有心请封皇后,半推不就,一来二去,没等正式下诏,皇帝就突然没了,所以李选侍还是李选侍,连妃都不是,这位泰昌帝朱常洛第一宠信的女人,徒有其宠,名份太低。  

而泰昌帝的长子朱由校,是泰昌帝与王才人所生,王才人很早就死了,王才人死后,朱常洛就把朱由校交给了李选侍看管,相当于李选侍做了朱由校的养母了。这个养母待朱由校非常严厉,据说朱由校是非常害怕养母。

接下来的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李选侍确实仗着养母的威严,在养子的继位问题上搞事情、节外生枝。我们前面说了,朱由校是在爷爷万历皇帝临死前被封为皇太孙的,那么,现在父亲死了,泰昌皇帝死了,他这个皇太孙就应该晋升为皇太子,应该出来继承大统。但是,李选侍却将朱由校牢牢看在身边,不让他到前殿去。而且自己还常住在皇帝寝宫乾清宫,没有搬出去的意思。

如果说以前你是皇帝的宠妾,在皇帝寝宫常住还说得过去,但是现在皇帝死了,你又不是少主的生母、嫡母,不搬家,还住在这里,这就不太合适了。

皇帝死了,没有名分的李选侍挟持皇长子、占据皇帝寝宫,激起东林大臣的强烈不满。他们决心誓死捍卫皇家正统。于是明末三大案的最后一案:移宫案。就在这种情况下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这一次,东林先锋杨涟再次走在了斗争最前沿。

这场战役主要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抢太子”。

杨涟他们是怎么抢太子的呢?

得知皇帝驾崩,东林党人深知“国不可一日无主”的道理,于是当天杨涟就组织群臣闯后宫,要求迎接少主继承大统。

起初,群臣对杨涟的闯宫建议,有些犯嘀咕,毕竟没有旨意征召,大臣私闯深宫也是冒杀头的危险。就在大家犹豫时候,两个朝中重量级人物开口讲话,力挺杨涟。

他们分别是: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刘一燝、吏部尚书周嘉谟。

有几位元老撑腰,杨涟的言行更加豪迈了。其他几十个群臣受到感染,也跟着他一起闯后宫。

杨涟率队,来到皇门,遭到太监的阻拦。

杨涟对这些太监厉声喝道:“奴才, 皇帝召我等,今已晏驾,若曹不听入,欲何为?”

杨涟说,你们这帮奴才快给我闪开!是皇帝召我等见驾的,现在皇帝已经晏驾,已经去世了,我们要守灵,你们挡着我,是什么意思,快闪开!

杨涟等大臣推开这些太监,一拥而入,一直走到皇家灵堂。但在这灵堂中,看到皇帝的灵位灵柩,却没有发现朱由校在这守灵。于是追问:少主何在?

太监们面面相觑,默不作声。

这时,一个东林党的“内应”出现了。这也是东林此番朝堂战获胜的关键人物——大太监王安。王安与东林之间的内外廷关系良好。颇有当年张居正和冯保的默契。这也是东林党前期风声水起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有内廷的策应支持。

杨涟等人闯宫要见少主,太监们不配合,此时王安适时走了出来。他告诉杨涟说:少主朱由校被李选侍控制起来了,藏在西暖阁里。杨涟闻听,怒不可遏,就率领群臣来到了西暖阁,呼啦啦跪倒一片,要求面见储君。李选侍被这个阵势吓坏了,看样子这个女人也没有经历过什么大场面。就在李选侍犹豫的刹那间,大太监王安就趁乱把朱由校从屏风后边领了出来。大家看见真龙天子了,立刻行参拜大礼,这场面朱由校也惊呆了,不知如何是好。

接下来,抢太子进入了剧烈对抗战。

东林大臣弄来了一顶轿子,准备把朱由校抬到前殿举行仪式。但是轿子拿来了,轿夫一时没有赶过来,这些东林大臣大多是文人,不会抬轿,急得不行。而此时少主已经控制到手,如果再等恐怕要生变,此时东林先锋再次发挥了决定作用,杨涟当机立断,赶紧把朱由校装进轿中,他和几个大臣亲自当轿夫,抬起来就跑,群臣也跟着跑,簇拥着朱由校这顶轿子,直奔前殿。

此时的李选侍才如梦方醒,催促手下奴才赶紧追,把少主抢回来。太监轻手利脚,很快就把这些大臣追到了,拖住轿子不让走。这帮太监说:“你们拉少主何往?少主年纪小,怕见生人”。

杨涟厉声骂道:“殿下群臣之主,四海九州莫非臣子,复畏何人?”杨涟说少主是天下之主,普天之下都是他的臣子,他有什么怕见生人的呢,赶紧给我都滚开,这些太监看东林人越聚越多,人多势众,于是被迫撤退。

就这样,杨涟等人把朱由校抬到了前殿文华殿上,马上为其举行了“正东宫”典礼,朱由校由皇太孙晋为皇太子,正式确立了皇储地位。择日再行继皇位大典。

虽然朱由校成了名正言顺的皇帝接班人了,但想让朱由校正式继承皇位,还需要过一关。什么关呢?那就是踢开李选侍这个路障。抢太子之后,东林人正式打响移宫第二阶段战役:驱李。

在揭开这场战役之前,我们首先要解开这样一个疑团:为什么李选侍必须要搬出乾清宫呢?

因为什么名分住什么地方,这在东林党人看来,它是个大是大非问题,古代的“三宫”制度,它属于封建王朝的基本纲常法度,这个乾清宫是皇帝的寝宫,如果没有皇帝召唤,任何人不能在此久住。那么李选侍在皇帝生前很受宠,皇帝在的时候她住在这里,还说得过去,但是现在皇帝死了,皇太子要继位了,你既不是皇太子的生母,也不是皇太子的嫡母(先皇的正室皇后),那久住就严重不合适了,败坏了纲常法度。所以视名份纲常为天的东林党人认为,名份不正的李选侍必须搬家。

什么名分、什么住房标准,而且是永久居住权。应该说,现代社会,这种等级住房制度已经基本消失了,商品社会,你有钱天天住总统套房也没人撵你。但是作为国家身份象征,现代世界各国,官邸制度仍然存在。比如美国的总统府白宫,竞选胜出者,可以拖家带口搬进去住。但那是暂住,白宫不属于总统而属于国家。一旦连任失败,或者总统任期届满,就得马上带着全部家当移出白宫。连一条狗都不能留。譬如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奥巴马胜出,20091月乐颠颠地带着全家入住白宫,他们分别是奥巴马和妻子米歇尔和两名年幼女儿,还有一只小狗。而同时,任期届满的布什总统已经带着他的家眷,还有3只狗和1只猫,悄无声息地搬出去了。 八年后,即2017年年初,美国又一届新总统特朗普上台,与卸任总统奥巴马又重演了这一幕。

话说回来。大明皇宫,可不是美国白宫,等级森严,不可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李选侍虽然名分不济,但却想生米煮成熟饭,既然来了,就根本没打算走。事情紧急,太子马上要登基,如果此前不“驱李”,养子即位、养母垂帘听政,那么对东林大臣们来说,局面则彻底不可控。

如何是好呢?此时,东林党人的另一个先锋人物,勇敢地站了出来。发挥了攻坚克难的尖兵作用,此人是谁呢,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左光斗。

这是仅次于杨涟的“东林六君子”二号人物,与杨涟并称“杨左”。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怎么把“钉子户”李选侍赶走之际,他大胆上疏朱由校,明火执仗对准李选侍开炮。

左光斗说:“选侍既非嫡母,又非生母,俨然居正宫,而殿下乃居慈庆,不得守几筵,行大礼,名分倒置,臣窃惑之。且殿下春秋十六龄矣……倘及今不早断,借抚养之名,行专制之实,武后之祸将见于今。”

这个上疏什么意思呢?说这个李选侍她既不是皇后,也不是皇太子的生母,她只是一个养母,有什么资格、有什么名分赖在皇帝寝宫不走呢?殿下朱由校你也老大不小了,如果不下定决心赶走养母的话,恐怕武则天的祸端,将要在本朝出现了。

左光斗把这个李选侍要不要搬家,上升到了政治高度。

东林党人的强硬,令李选侍无计可施,而朱由校那边却有了靠山。本来他对李选侍这个养母,是又怕又恨,而杨涟、左光斗等人,确实是设身处地地为他着想,有了大臣们撑腰,他正好可以借此摆脱这个厉害的养母的束缚,经过一番考量,朱由校终于在继位的前一天发令,让李选侍搬家。

皇帝接班人发话了,李选侍只好收拾铺盖,垂头丧气地离开乾清宫。东林党人的“驱李”成功了。移宫案以东林党人的大获全胜而告终。东林后起之秀杨涟、左光斗由此一战成名。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