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东林党怎斗不过客魏两渣人
2018-03-09 08:55:07
  • 0
  • 0
  • 0

很显然,在政治斗争上,东林党人并没有太高的天赋,书生意气、意气用事成为他们的短板。而魏客这两位搭档,是从社会底层成长起来的整人高手,比那些书斋出来的士大夫狠多了。请欣赏中央电视台与中国出版集团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联合出品的本人新作《东林沉浮》选12——

偌大东林党怎斗不过客魏两渣人    

在东林向魏忠贤发动总攻前,两党暗战已经开始。
       
首战,阉党不动声色,搞掉了东林内应王安,绝对把持了内廷。

偌大东林党怎斗不过客魏两渣人

在王安之死上,客氏的作用非同一般,体现了超过魏忠贤的狠毒。

关于大太监王安,我们前面说过,这个王安为人处事比较和善,而且跟东林党人的关系很好,在移宫案中,他充当了东林党人的内应,从而助东林党人成功扶天启帝即位。这个王安受几代皇帝的宠信,到了天启初年,做了司礼监掌印太监、太监之首。本来魏忠贤是通过巴结王安一步步上位的,他跟王安的关系,一直是可以的。魏忠贤做了司礼监秉笔太监之后,其实最显赫的太监,已经成了魏忠贤了,魏忠贤掌握实权。本来他是不想动王安的,毕竟王安提拔过自己,是自己的老领导,还有些知遇之恩。但是客氏却不然,她对魏忠贤说了一句话:“尔我孰若西李,而欲遗患也!”说你忘了移宫案中李选侍的前车之鉴了吗,不是这个老家伙做东林人的内应,你的主子能输得那么惨吗,你想留下一个隐患吗?!

魏忠贤一听这话,回忆起痛苦的往事来了。当年移宫案时,他是伺候李选侍的内伺太监,与东林人抢太子时他也参与了,没抢过人家。这客印月的话一下子就点醒了他,当年移宫案中要不是王安和东林党人配合,我的主人李选侍能失败吗?我能成丧家犬吗?如果留下这个老家伙,日后他和东林党人再次联手,有我们的好吗?所以,听了客氏这番话,魏忠贤下定决心搞掉王安。

搞掉最大太监,需要里应外合。魏忠贤很快就物色到两个帮手,内侍太监陆荩臣,兵科给事中霍维华。这两人是亲戚关系,霍维华是陆荩臣的姐夫,陆荩臣是霍维华的小舅子。

关于太监陆荩臣就不用多介绍了,就是魏忠贤的一个奴才。而关于这个霍维华,就值得好好品一品了。因为他曾经也是一名响当当的干吏。

霍维华,河北东光人,万历四十一年进士,初任吴江知县。在吴江这个地方,他很是有一番作为。主要政绩就是履亩清册,即测量清丈登记造册编绘地图,将田亩数应负担的赋额通知到各家各户。这样一来,国库并没少收,百姓却减少了负担。迄今《吴江县志》仍将他列为名宦。

但是人是有两面性的,霍维华一边干实事,一边滋长往上爬的强烈欲望。天启元年他上调中央,授兵科给事中。这个七品官当然满足不了他的胃口,于是通过当太监的小舅子,打探内廷路线,想继续往上“进步”。

这次内外廷大战,他的机会来了。

魏忠贤指使陆荩臣,告诉你姐夫便宜行事。陆荩臣深知其中的底细,把这些事透露给姐夫。霍维华早就想巴结魏忠贤了,曾经通过套同乡关系接近魏。其实魏是肃宁人,霍是东光人,两地离得很远,但霍愣是“天下河北人是一家”,与魏忠贤攀老乡。这次,听说魏忠贤要搞掉王安,觉得表现机会来了。马上利用职务之便,弹劾王安,说王安“诬蔑宫庭、亏损圣德”,利用三宫案兴风作浪,败坏皇帝形象。天启皇帝接到上疏大怒,对王公公产生了厌恶,结果王安被皇帝降为了南海子净军,从司礼监掌印太监降到了南海子净军。这是一个什么差事呢?南海子就是当时北京最大湿地公园,位于现在的大兴,而净军呢,这个名称听起来比较文雅,其实就是皇帝的扒粪工,专门为皇帝处理粪便的,是非常底层的杂役宦官,王安就落到了这步田地。

但是魏忠贤还不罢手,这个人的特性就是这样,不做事则已,一做事就一定要作恶做到底。他又指派自己的亲信刘朝为南海子提督,找个机会将王安杀害。史书《玉镜新谭》记载:王安死后身首异地、肉喂狗。昔日这个最大太监,就落到了这步天地。王安死后,魏忠贤让自己的马仔王体乾,做了司礼监掌印太监。这个王体乾处处看魏忠贤的脸色行事,只是个名义太监之首。

我们从王安事件可以看出,客印月与魏忠贤的联盟,是个厚黑联盟、厚黑组合。这样联盟加上里应外合、暴力机器开道,在当时几乎是无敌的。

在干掉王安同时,客魏还先后虐杀了与自己作对的大小太监几百人,又在后宫嫔妃中残杀异己,甚至皇帝的宠妃也遭杀害。

请看史籍记载:

天启三年,“光宗选侍赵氏,与客、魏不协,矫旨赐死。”

“裕妃张氏方妊,膺册封礼。客谮于上,绝饮食,闭禳道中。偶天雨,匍匐掬檐溜数口而绝。…“贵人尝劝罢内操,客魏恶之,矫旨贵人诽谤,赐死。”

天启皇帝有个比较喜爱的女人张裕妃,因言语不慎得罪了客氏,在张裕妃怀孕时,客氏便散布谣言说张裕妃平常不守妇道,常有外遇,所怀身孕八成不是龙种,从而令朱由校生了疑心,遂将裕妃打入冷宫。客氏不准人送水送食,裕妃几天水米不进,饿得眼冒金星,下雨天竟趴在屋檐下舔食雨水,雨水是喝饱了,却再也没力气爬回屋里,就此死在屋檐下。

还有,天启皇帝有个宠爱的贵人,见内操扰民,劝皇帝下令停止演练。结果惹得客魏大怒,假传圣旨,说这个女人犯了诽谤罪,将其杀害。

如此一来,后宫的嫔妃、宫女、太监,都非常怕客魏。甚至,就连为皇帝选妃的权力,都把握在客魏手里。

 当然,客氏在后宫还有一个重量级对手,没有被打倒,那就是天启皇帝的正室张皇后,她是十五岁应招宫,体态匀称颀秀、相貌端庄美丽,因而得到天启皇帝喜爱。但却被客氏深深妒嫉,她将张皇后当作了夺爱的仇敌,一而再、再而三地迫害张皇后,张皇后因怀孕而腰痛,魏客就装作关心她,密布心腹,“奉御无状”,折腾得她流产方休。

而张皇后年纪不大,却聪敏过人。她很快就看出客氏和魏忠贤在宫中飞扬跋扈,往往把皇帝玩弄于手掌之上,加之女人的直觉,使她感到客氏同皇帝之间存在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但是,她没有硬来,而是绵里藏针地对抗。所以,让客魏渐渐小看了她,以为内廷后宫成了自己天下。殊不知到后来,张皇后给了他们有力一击。这是后话,暂且打住。

控制了后宫后的客魏,当然还不满足,他们要的不是宫,而是天下。

于是,他们不仅在内廷兴风作浪,而且还把手伸向外廷。

接下来,是继续暗战——赶走朝中老臣,安插外廷亲信。

本来,明朝有这样的规定,外廷的仪事大堂,是不允许太监内使擅自闯入的,但到了天启年间,内侍太监擅闯六部大堂、甚至群殴六部官员的事情时常发生。魏忠贤这样做,就是想在外廷立威,对朝官实施钳制、对朝政实施干预。

在魏忠贤收拾老臣的过程中,第一个倒霉的是东林元老、吏部尚书周嘉谟。周嘉谟算是朝中实权人物,正是由于周嘉谟的存在,东林党才得以在朝野间保持了雄厚的政治实力和人员基础。而魏忠贤当权之后,最重要的事情也就是给他的党徒们封官进爵,这也是流氓出身的大太监的传统做法,他这种类似于江湖义气的坐地分赃让周嘉谟非常厌恶,自然从中推三阻四,这样一来,魏忠贤立刻恼羞成怒,唆使给事中孙杰,弹劾周嘉谟,说他是替前任司礼监秉笔王安翻案。于是天启元年十二月,一道圣旨发出,周嘉谟被罢去官职。

收拾了周嘉谟之后,魏忠贤又把矛头对准了内阁大学士刘一燝。

但是刘一燝身为内阁大臣、顾命大臣,也是有一定还手能力的,他没有坐以待毙,而是组织东林党人,进行了一次反攻。由他牵头,率领一批言官上疏攻击魏忠贤的老师——内阁大学士沈潅。人人都知道,沈潅是魏忠贤在外廷的最强同党,两人穿一条裤子,所以魏忠贤自然不能任由刘一燝将其打倒。于是,就在东林党人弹劾沈潅的同时,魏忠贤也立刻指使党徒,反唇相讥,弹劾刘一燝,指责他“结纳王安”,图谋不轨。刘一燝连上四道奏章为自己辩白,并且请求卸职。天启皇帝一开始还有挽留之意,但刘一燝此时却犯了书生气,见皇帝不可责罚弹劾他的御史,便坚决辞职,“坚卧不起”。于是朱由校无奈,同意刘一燝辞官回乡。随后不久,魏忠贤假借圣旨,宣布将刘一燝开除公职。

几个轮次的斗争下来,东林党尽落下风。

为什么客魏这么横行无阻呢?

除了我前面讲过的他们与皇帝的特殊关系,还和我在前面提到的他们的特质——厚黑也有很大关系。我们知道,魏客这两位搭档,是从社会底层成长起来的整人高手,那水平是相当的高,比那些书斋出来的士大夫高多了。《明史》说魏“不知书,颇强记。猜忍阴毒,好谀”。就是说,魏忠贤不读书,但记性却好,而且善于巴结人,最要命的,是他一旦下手,稳准狠。可以说,在大明政坛这个最大赌场中,他具备了“赢者通吃”的几乎所有性格特质,所以是个暗战高手、天才的整蛊大师。

但是,一身正气的东林党人不服他。他们没有退却,还准备以攻为守,打算拆散魏忠贤和客氏,以削弱他们的势力。所以自天启元年、皇帝朱由校大婚之日起,东林御史言官就不断上疏,建议皇帝遵守祖制,将客氏遣送出宫。但朱由校很迷恋客氏,他以“皇后年纪尚幼、需要客氏照料”为由,一次次拒绝了东林党人的建议。但由于大多数官员一再上疏,其间天启皇帝无奈,一度将客氏送出宫外,但没过多久,这个巨婴皇帝熬不住相思之苦,又派人将客奶妈接了回来。

这样,东林党人拆散魏忠贤和客氏的计划就彻底失败了。

很显然,与客魏相比,在政治斗争上,东林党人并没有太高的天赋,书生意气、意气用事成为他们的短板。天启二年四月,东林元老、新任吏部尚书孙慎行翻旧案,上疏追论浙党方从哲在红丸案中的罪责,天启皇帝下旨让廷臣们凑在一起商议此事,而在魏忠贤的操作下,方从哲毫发无损,吏部尚书孙慎行一气之下上疏请辞,说自己身体不好,这种负气离职的做法自然又中了魏忠贤的下怀,立刻帮皇帝拟了一道旨,赶走了孙慎行。

赢下一系列暗战之后,魏忠贤依然毫不手软,继续追击,大肆迫害反对他的正直大臣。由于魏忠贤的疯狂攻击,朝野间的政治版图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盘根错节势力庞大的东林党人,虽然在表面上占据着有利位置,但却并不能转化为具体的力量,进而取得斗争优势。

黑云压城城欲摧,对手步步紧逼,迅速扩张。东林党人心中非常清楚,与魏忠贤除了摊牌,决一死战别无选择。不打是不行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