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灭乌托邦:农民领袖钟相杨幺食言记
2017-09-09 08:52:03
  • 0
  • 0
  • 0

幻灭乌托邦:农民领袖钟相杨幺食言

 

清华大学出版社推出的本人新作《长进:中外史上的30条血训》选12:《均贫富?这样的理想国从未实现》——

 

       靖康二年,即公元1127年,金兵大举南下、北宋将亡。就在此时,中国洞庭湖地区突然出了一个“大英雄”,扬言要带领周边百姓在兵荒马乱的世道另辟蹊径,开辟一个“贵贱均贫富”的理想国。

他的名字叫钟相。

幻灭乌托邦:农民领袖钟相杨幺食言记

 

史料显示,当着父老乡亲的面,钟相是这样说的:

“法分贵贱贫富,非善法也,我行法,当等贵贱均贫富”。

这句话什么意思呢?钟相说,一个分出贫富贵贱的世道,不是好世道,我要是掌管世道,就要不分贵贱,财富平均。

就是因为这句话,钟相成为人们心目中的“无私英雄”,引来大批追随者。           

公元1130年,钟相率300民兵在鼎州(今湖南常德)宣布起义。他和他的伙伴杨幺一边带领大家打家劫舍、分大户,一边勾画理想国大饼。

钟相管打家劫舍叫“行法”,分大户称为“均平”。这两招令从众一时得到了实惠,看到均贫富的理想国希望,于是群情亢奋,他们奋不顾身地跟着钟相奔向理想国。钟相本人也被义民尊称为“大圣王。义军所到之处,一呼万应,队伍越扩越大。

史料显示,钟相杨幺起义军席卷了近20个州县,300人的队伍扩大到了40万人!俨然成了气候。

然而,日久才见人心。接下来,我们所见到的,有关钟相杨幺活动的只言片爪的史书记述,却道出了另一番情景:

“焚官府、城市、寺观、神庙及豪右之家,杀官吏、儒生、僧道、巫医、卜祝及有仇隙之人。”

他们杀的不光是贪官污吏,土豪劣绅,还有读书人、和尚老道、医生,凡是仇人,都杀。滥杀无辜、报私仇,这些作风与匪气不分伯仲。

在大杀大抢的过程中,这支四十万大军聚敛了大量惊人财富,占领了相当一大块地盘。之后,情况又发生了怎样变化呢?

成了气候的“大圣王”钟相宣布建国,国号楚,自称楚王。

大家以为,“大圣王”描绘的理想国就要实现了,他们对这个新生“楚国”充满憧憬,但现实却浇了他们一头冷水——

大哥和小伙伴过起了神仙日子,他们的理想国实现了。但是,从众们还是该啥样啥样。成了“土皇帝”后的钟相杨幺忘记了对追随者许愿,他们的床都是金子做的,但大多数跟他们干的穷人,还是天当被地当床、风餐露宿。什么“杀富济贫”?就像《水浒传》梁山好汉戏码一样,“杀富”一直在干,而“济贫”却鲜有呈现,充其量是短期行为。所谓“等贵贱均贫富”的理想国早已露了马脚:那是大哥和他的小伙伴的,与草民无干。

虚幻的理想国是靠不住的,也是无法长久的。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天国”,就像一个纸糊的箱子一样,一踹就破。

果然,有人来砸场子了。

史料记述,自钟相杨幺成气候那天起,已经由北宋缩为南宋的赵家人就没忘记“眷顾”他们的理想国。钟相建国当年,“楚军”就遭宋军围剿,钟相遭俘被杀。而杨幺的抗击打能力比大哥要强,主动继承了大哥遗志,自号“大圣天王”,率部转入洞庭湖作战,并以水军屡胜宋军。官军屡攻不下。

在此情况下,公元1135年,南宋的精锐部队、岳飞打造的岳家军出场了,开始平定杨幺之乱。岳飞平定此乱的过程,可谓异常顺利,真如摧枯拉朽一般。岳家军一到,杨幺部将黄佐、杨钦、余端、刘诜等接二连三,纷纷向岳飞投诚,甚至一次就有上万人降,就这样还不到一个月,“大圣天王”杨幺就成了一个孤家寡人,被自己的部众领着岳家军追杀。杨幺走投无路,跳到水里,结果被岳飞部将牛皋捉住杀掉了。杨幺余部全部向岳家军投降。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除了岳飞的崇高威望感召力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杨幺的理想国在当时已毫无出路。一个永远在打家劫舍、占山为王的状态中维系的社会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时间一久即得不到广大民众真正认同。

并且,还有我们前面所说的领袖变质问题:钟相杨幺起义后期早已背叛“等贵贱、均贫富”的宗旨,首领们穷奢极欲,部下士卒和治下百姓却困苦潦倒。钟相起义初期就搞滥杀,继承了钟相权力的“大圣二世”杨幺,更是无法无天、天马行空,他们将野蛮烧杀与反抗朝廷压迫混为一体,给当地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洞庭湖地区民不聊生。

  再有,从道义上,他们也渐渐站不住脚。史料显示,杨幺的义军在国破山河在的时代,不顾民族大义,为了自保,竟与当时投靠金国的伪齐汉奸政权暗通款曲,意欲结盟。《宋史》记载:“伪齐遣李成挟金人入侵,破襄阳、唐、邓、随、郢诸州及信阳军,湖寇杨么亦与伪齐通,欲顺流而下,李成又欲自江西陆行,趋两浙与么会。”《三朝北盟会编》记载:“杨么之贼,名微众,寡据湖山之险,路阻吴蜀之通,流跳梁不息,或招外援患,虽微图之,不可缓比之于身咽喉之疾也 ”。

以上这两段史料,都证明了杨幺政权的失道,既不体恤百姓,又无民族气节,这样的武装,不仅是官军的“心腹蓄毒”,而且已是天下公害。当时当地就有百姓上书宋廷,要求尽剿杨幺,救民于水火。诸如江西布衣方畴给宋高宗写信称:“方今之大患有三:曰金寇、曰伪齐、曰杨么。”指出杨幺是金兵、伪齐汉奸政权之外的第三大害。可见,杨幺之乱,已是天怒人怨。于是,时任制置使的岳飞自告奋勇去消灭杨幺政权。宋高宗赵构虽然怕金兵,但却不怎么怕民兵,大力支持,让岳飞放手去干。结果岳飞及岳家军势如破竹,顷刻间这个“理想国”就被政府军灭了。杨幺的精兵和良将,被收编为岳家军。

对于杨幺的这些精兵良将而言,被岳家军收编,无异于获得了新生。于公于私,他们都没有任何理由跟着杨幺走到底。除了个别天真的人、真的相信“大圣下凡”“无私英雄”之外,大多参加农民起义的人,时间一长都会看出真相。所谓“大圣”“无私英雄”就是土皇帝,理想国是海市蜃楼,混口饭吃都相当难,如此毫无前途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跟着走下去呢?

由是,岳飞平定钟相杨幺之乱,得到了当地民众的拥护,甚至得到了杨幺部众们的拥护,是顺应人心民心之举。而钟相杨幺扬言打造的“均贫富”的理想国,却沦为一段并不光彩的“上一当”历史记录。

 

……

钟相杨幺去了,李自成来了,李自成走了,洪秀全又至,应者再次数以百万计……

就这样,一次次上当,一次次饮恨,但却一次次健忘,又一次次上当。中国历史上千万穷苦人被一个带头大哥忽悠的悲剧频频上演。不管是钟相杨么、还是李自成张献忠,还是后来的洪秀全杨秀清。他们带领穷人冲向“天堂”“理想国”的结果,惊人相似:大哥富了贵了,穷人却还是穷人,还是要缴税纳粮。

悲剧的源头,有带头大哥“丧良心”问题,但更有追随者的“天真与无知”。

他们不知,他们所向往的“等贵贱均贫富”的理想国在封建社会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他们的带头大哥、农民领袖们,却深谙习理想国口号的功用。此乃凝聚人心之道。之所以那些口号能取得一呼千万应的效应,一是与时局黑暗民不聊生相关,二是与底层中国农民根深蒂固的小农思想一脉相连。

我们知道,古代中国是个传统小农社会,人们对于公正的理解,侧重为“平均”。此多拜儒教孔子的“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大同思想所赐。他们不担心财富少,只在乎大家分得平均不平均。当他们身陷一个贫富悬殊的社会而绝望时,就希望有一种神奇而又正大无私的力量重新分配世间财富,这是他们的梦想和精神支柱。在很多时候,他们宁愿这个梦想海市蜃楼些,也不愿意此梦在眼前活生生地破碎。于是,每当钟相这等人物出世,为他们描绘近似“成人童话”的“理想国”,他们便乐于传播这一“成人童话”,甚至主动把这个“成人童话”编织得更为圆满。乐此不疲地神化给自己圆梦的“无私英雄”。

所以,“无私英雄”适时而出,他们领着农民造反时,把“平均”的口号作为理想国坐标而宣扬,也是迎合了中国农民的特殊情结。

但是,如此理想国,既无可能,亦无保障。只凭一句口号,或者带头大哥做尧舜状,就能得到“平均主义”的世外桃源,岂非痴人说梦?

我们退一万步讲。等贵贱均贫富,这样的理想国一旦实现也断无长久好日子可期。依那样土匪般的手段,理想国即便一时实现,对社会活力和激发生产力也毫无益处,带头大哥照样走皇帝的老路,或者连一个正常的皇帝都不如,又当皇帝又当神去折腾百姓,到头来只剩噩梦。

说到底,以“平均主义”为旗帜的古代理想国,恰恰是误读公正。难道你让一个好逸恶劳的人,去和一个勤劳耕耘的人,去享受同样的财富,这是公正吗?

后来,经过近代启蒙的民众终于认识到这一点:贫富不均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不均不能来自不公。所谓“公正”,强调的是机会与权利的平等,即公民基本权利的平等、竞争机会的平等、受教育权利的平等,等等。在这样平等的前提下,或贫或富都是令人服气的努力结果。

     古代理想国始终只是一个空中楼阁,而现代理想国却离我们并不遥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